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爱情鬼故事 >

施特灵魔石

2018-04-18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传说在印度海德拉巴的天坑中藏着阿育王女儿施特灵公主的坟墓,公主在死前用自己的鲜血染红了一块宝石,这块宝石被人们称作爱石。两千多年来无数人去寻找这块宝石,却都把生命留在天坑中。因为施特灵的坟墓是被神守护着。只有懂得爱的人才能找到爱石,否则,他们将成为龙神的食物。
    【1、传说】
    “我想通了,十几年来,只有你还在等我。”琳看着我,面前的咖啡冒着热气,将她的脸熏得模糊起来。“你陪我去一次天坑,帮我找到志的尸体。回来后,我就嫁给你。”
    我没有说话,琳是我的大学同学,志是琳的未婚夫。在大学时代,我和志都是琳的追求者,而琳选择了志,一个英俊而聪明男人。志上大学时就开始做生意,他是一个极有商业智慧的人。
    但琳还是失去了志。
    志在两年前一次洞穴探险中丧命,那是全世界最著名的一座洞穴,它位于印度中南部城市海德拉巴附近。所有的中外媒体都把它称作天坑。那是一座不可思议的洞穴,主洞穴是一座直径约200米的坑洞,主洞穴与洞底落差达到了547米,而在主洞穴的洞厅里,一共延伸出七条支洞,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把这七条洞中的任何一条洞穴的长度测量清楚。
    天坑真正神秘的地方在于它的传说。据说它是孔雀王朝君主阿育王最疼爱的小女儿施特灵公主之墓。施特灵的母亲卡瓦是羯陵伽国的公主,卡瓦与阿育王的第一次邂逅产生了爱情,随即她生下了施特灵公主,但在十年后孔雀王朝与羯陵伽国的战争中,卡瓦与阿育王在战场上相见,卡瓦死于阿育王的刀下。
    征服了羯陵伽国的阿育王找到了施特灵公主,但公主在二十岁时自杀而死。她爱上了她的侍卫并要嫁给他。阿育王反对这桩婚事,公主和那名侍卫选择共同割脉而死,两人的鲜血浸透了施特灵公主身上的一块水晶,那块水晶被染成了红宝石。阿育王将公主埋葬在她生前生活的海德拉巴城附近的天坑中,但是随葬品,只有那块红宝石。印度人后来把这块红宝石称作爱石,因为这是施特灵公主和她的侍卫用鲜血铸成的爱情记忆。

    征服印度后,曾有无数英国人前往天坑寻找爱石,他们都把生命留在天坑中,据说那名侍卫死后化身为龙守护着公主的棺椁。在印度有这样的传说,只有真正懂得爱的人才能找到爱石,为了金钱去寻找爱石的人,不会有生存的机会。
    志去寻找爱石的原因我也知道一些。他在三年前生意破产,选择把房子卖了去探宝,试图找到那块爱石来填补他的经济亏空。琳始终很支持他,包括无条件为志卖房,那房子本是她买的。女人在爱上一个人时是如此的迷乱:在大学时,她甚至为了给志做晚饭而逃课。她因此被大学开除,琳至今只有一张大学的肄业证书。我相信,琳为了志连死都愿意。至于志,我始终认为他爱自己超过琳,志的优势并不是他长了一张讨人喜欢的脸蛋,而是他善辩的口才。不论何时,他总能让一个女人为他付出一切。
    “我并不是要你为我证明什么。”她柔软的手心贴在我的手背上,我的心跳开始加速, “我和他总算夫妻一场。现在,只有你才能陪我一起去找他的尸体。”
    我点点头。
    【2、暗旅】
    天气很闷热,汽车从海德拉巴城往东已经开了三个小时,刚出城时路边都是低矮的灌木,但越往东行驶,路边的树木越高大茂盛。为我们开车的是一位印度司机,他已经知道我们此行之目的。

    “前年有一群印度人受别人的雇佣去找红宝石!”司机用英语说道, “结果他们死在了那里。印度政府做出了不允许本国人前往天坑的决定,但对外国人不限制。”
    我阴郁地点点头。窗外出现了一片森林,树木庞大的身躯有如榕树一般,但大部分根须露在泥土外,向四周蔓延着。
    “这是龙须树!”司机说道,“我至少有一年没载人去天坑了。现在很少有人去了,因为国家不允许印度人下天坑了,而那些找宝藏的外国人都很爱惜自己的性命,他们往往到了坑边就返回了。要知道天坑是被龙神守护着的。”
    车轮下的路一点点在抬高,窗外群山起伏,山中林木葱葱,潮气依然很大。我打开窗户,一股冷风灌了进来。
    “到了!”司机突然将车停下,我们面前是一片看不到边际的龙须树森林。
    “我的车只能开到这里,天坑就藏在这片森林中。”司机说。
    我怀疑地看了看他。琳在我身边低声说: “他说的没错,天坑就在这片森林里。”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有些诧异地问道。
    “志在下坑之前告诉我的。”琳垂首说道。
    我牵着琳的手走进了树林。从海德拉巴刚出来时,天气闷热得人必须穿着短衫,而现在树林中的气温只有五六度。龙须树很高大,走入这片树林后天空已被茂盛的枝叶所遮蔽,树林中一片黑暗,呼出的空气在黑暗中带着白雾。好一会儿,我的眼睛才适应了树林里的黑暗。
    “顺着这条路走。”琳说道。
    我们的脚下有一条被以前的探宝者踩出来的半人宽小径,慢慢地向树林里延伸着。走入这片树林中,琳的眼睛更能适应黑暗,她牵着我的手,慢慢地往前走去。
    我只觉得越来越冷,空气似乎慢慢变冻结似的,我在英特网上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天坑的资料,大概绝大多数的寻宝者已经把命葬在这里。但关于天坑,琳显然比我知道得更多,唯一的解释是,志在为琳寻找红宝石时,一直用通讯工具与琳保持联系,志留下了他生命中最后的记忆。
    志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男人!
    琳依然在前边带路,差不多走了十分钟,当我已经适应黑暗时,我的眼前突然一亮,我们走出了树林。

    
    【3、天坑】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的面前是一个直径达到数百米的大坑洞。站在坑边往下看,你只能看到一个庞大的黑暗洞口,正向外散发着阵阵寒意,如同传说中冥界的入口一般。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摇晃起来。也许只要有一阵风,就能把我吹到坑底。
    来到天坑之前,我专门进行了半个月的洞穴探险训练,又从网上订购了洞穴探险所需配备的物品:带灯具的头盔、防水布服、长筒胶靴、尼龙绳、橡胶水套、罗盘仪、地质锤和应急灯。我在身边找了块坚硬的岩石,往里面打了一根钢钉,将尼龙绳系在钢钉上,我准备慢慢降入洞底。
    “你说志手中有一条雕刻着龙的木制手链。”我问琳, “找到这条手链,就找到了志的尸体,对不对?”
    琳有些迟疑地想了想,说: “是的。”
    我点点头: “我下了。”琳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她的眼睛流露出奇怪的表情,一种痛苦的感动, “等一下,我陪着你一起下去吧。”我有些诧异地看着她,根据我们的约定,她只需要在坑外等我。
    我顺着绳子慢慢往下滑去,琳跟在我的后面。往下滑了大约三十多米,头顶的天空越来越小,我拧开了头盔上的电灯,慢慢将我身边的黑暗一点点染亮。我已经下降了近七十米,身下依然是一片黑暗,但耳边却出现了低鸣,起初我以为是我降得太快的缘故,放缓下降速度后,耳鸣依旧。
    “这是风的声音。”在我头顶上方的琳看着侧目聆听的我,说道, “天坑里面有七个洞中洞。”

    我嗯了一声,继续往下滑去。风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看看了手中绳索的标尺,已经下降到了400米,还有一百多米就要降到坑底,但我依然无法看清坑底,也无法看清坑洞的四壁。我和琳如同两只掉队的萤火,正慢慢地融入这无尽的黑暗中。
    绳索上的标尺到了550米,坑底依然是一片黑暗;570米,我终于看到脚下的陆地,在微弱的灯光下发着暗黄色的光,坑底地面上寸草不生。我落在了地上,地面上发出了咚的一声闷晌,这声响在我耳边震起,回荡了半分钟才停止。
    琳的身体也滑了下来,我接住了她。她脸色铁青,呼吸急促,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们走吧!”停了一会我说道,此时她的喘息已经均匀了。我试探着向左迈出一步,没有想到竟一脚踩了个空,滑入身下的一条斜长的坑道。
    我只听到自己骂了一句: “他××”剩下两个字还没有骂出来,我头盔上的灯在翻滚中已经熄灭了。这个跟头足足摔了一分半钟,我的头部撞到了坑底,黑暗中,我看到无数细微的绿光在闪动着,如同染了色的萤火虫。

    “琨,琨!”我听到琳带着哭腔在我的头顶喊着,然后是扑的一声,她也从上面跌了下来。
    她是直挺挺地顺着坡道滑下来,头盔上的灯亮着,扑入我的怀中。
    “你没有事吧?”她带着哭音说道。我在黑暗中笑了笑,心里很感动,她毕竟更关心我。我说:“我没事。”
    话刚说完,我只听到她尖叫了起来,因为灯光照亮我面前的地方。
    我的身前,散落着一地的骸骨,不是身临其境,你永远无法想象竟然有这么多的尸骨被散在地面上。我面前似乎是一条没有边际的路,路中间,全是人的骸骨。
    洞内寒冷而干燥。奇怪的是,我们没有看到过一具整齐的骸骨,这些尸骨全部头颈分离,各种各样的骨骼凌乱地堆积在我们面前的路上,有些骨头已经发黑,看来死了很久。所有的骨头上已没有任何纺织物,但是某些骨头上还保留着死者生前的饰物,我看到一具没有头的骨骸臂膀上还系着一只金镯。
    “别怕。”我搂住琳, “也许我们可以从这些尸体中找到志。”
    “这都是那些为了财宝而丧生的人吧?”琳颤声问道。
    “志不应该死在这里。”我想安慰她, “真正为爱寻找宝石的人,都不会死在这里。”听到我的话,琳的身体猛然抖动了起来。
    “我们快点走吧。”她凄凉地看着我,眼中藏的不是悲伤,而是一种无助。
    我们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尽量不去看身边的尸体。琳的身体一直在抖动着。我只觉得很冷,脚下是骨头与在灯光下发出暗黄色的石头组成的路,这种石头叫做白云石。
    事实上一直是琳拉着我往前走着,我掏出随身带的手机,信号已经清零了,我们与世隔绝。

    
    【4、爱石】
    走了五六分钟,我们身边的尸体越来越少,我有点疑惑。我知道有个词叫做“洞穴生物堆积”,指的是洞穴内动物的粪便与骸骨土状堆积物,但是走到现在,我看到的洞穴生物堆积,只有人的尸体。
    这样一个偌大的洞穴,竞没有洞穴生物,也没有洞穴生物留下的活动痕迹,简直不可思议。
    没有等我再往下想,我们面前出现了三个洞口。
    “把罗盘拿出来!”琳说道, “你看看我们现在是不是面对的是正南方向。”
    我掏出罗盘,指针指向正南方。琳说道: “志最后一次给我打电话,说他进了正南方向三个洞穴中正中间的那个。”
    我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我高度紧张的大脑却分辨不出个所以然来。
    “走吧!”她用企求的目光看着我,“我们进去吧。”
    中间的洞口直径是面前三个洞口直径最大的一个,目测直径约为8米左右。我取下了身后的背包,掏出应急灯,琳头盔上的灯光不足以让我看清楚前面的路。
    灯光照着前面的路,这里面竟然没有一具骸骨。这个洞比大坑道中更寒冷,我看了看罗盘上的温度计,竟是零下三度,而海德拉巴现在是夏天!

    琳的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我不知道她是冷还是害怕。这是一个奇怪的洞穴,没有地下河,一切仿佛都被冻住了。洞壁依然发出暗黄色的光,这样的山洞里本应有无数的洞穴生物,蝙蝠应倒挂在洞壁上,蝾螈会躲在某个角落盯着我们。但是这里什么也没有!我心里也打了个颤,为什么这里没有洞穴生物?
    龙神!我想起了司机对我说的话,因为这里被龙神守护着!任何生物都不能接近龙神!
    洞内通道笔直,但根据洞穴探险的规则,我每隔一段距离就在洞壁上以及地下的石块上刻一个记号,每个记号的间距约是两百米。我不断计算着自己走了多远,身边的洞壁依然是光秃秃的暗黄色,我们走了约有一千米。
    “志的尸体呢?”我说道, “这里根本没有一具尸体。”
    琳没有说话,她的眼睛里似乎含着泪水,“琨,我们再往前走走好吗?”
    我们继续往前走着,取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我们进入天坑快一个小时了,竟然没有出现任何异样。,此时,我又一次看到了手机显示屏上的零信号,我突然一下明白了!

    “你骗我!”我转过头去对琳咆哮道, “志根本没有死在这里!他根本没办法与你通电话,在这个洞口时手机就没有信号了,他的尸体根本不在这里。”
    她被我的叫喊吓住了,她的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琨,我没有骗你。如果我骗你,我就不会和你一起下来。”
    就在这时,我听到我身后传来了一阵奇特的声音,像是人的身体缓慢地在尖锐的岩石慢慢摩擦着,发出“哧哧”的声响。琳瞪着我的身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转过身去,应急灯照亮了我们面前的洞窟,这条洞穴,我们走到头了!
    这是一个方顶的石窟洞,顶部和四壁都异常平滑,显然是人工打造的。洞窟很宽大,但内部缺少美感,像一个方形的盒子。
    灯光照到了我们的正前方,那里安放着一具石质棺材,而棺材的盖上:镶着一颗菱形水晶,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幽暗而神秘的红光。
    是爱石,那块传说中的爱古果然存在!
    我眼中根本没有那块爱石,现在我肯定了一件事情:琳是骗我的,志根本没有死,琳只是骗我为她寻找爱石。
    “石头在那里。”我低声说道, “你去拿吧。我要走了。”
    我准备离开,琳突然抓了我的手,‘哭泣道:“我不要石头。琨,我真的没有骗你。”
    “志的尸体呢?”我甩开她的手,说道,“你这么熟悉进洞的过程,难道不是志告诉你的吗?难道你不是想利用我来寻找爱石吗?你已经找到了!”

    
    【5、龙神】
    琳重新抓住了我的手,我还没有甩开,耳边就再次听到刚才晌起的“哧哧”声,这声音现在变得更强烈了。
    一条雪白的爬行动物,慢慢地从棺材的阴影中爬了出来,雪白的三角脑袋上额前长着一双细小的蝎色眼睛。它将身体慢慢地从石棺的阴影中拖出,它的身体越拖越长,被拖出的身体己开始盘曲,但我们仍没有看到它的尾巴。
    “龙神!”琳喃喃地说道,“这就是龙神!”
    这不是龙,这是一条异变了的蟒蛇。它庞大的身躯还没有完全从石棺中拖出,但我肯定它至少有二十米长,它的眼睛似乎已经看不见了,它的嘴中吐着暗红色的舌芯,摇摆着自己的脑袋,像是在嗅着空气中陌生来客的气味。我明白了,它的眼睛因为洞穴的黑暗已完全退化了。
    不过这条盲蛇已经发现了我们,它的身体突然猛烈地扭曲了起来,它的头部突然朝我们昂起,它缓慢的动作开始变快,露出一半的身体已经完全拱起了,这是它发动攻击前身体的反应。

    “完了。”我对琳说道, “我们逃不了!”
    主坑道里那些尸骨一定是这条盲蛇的杰作,它将寻宝者的肉身消化,将骨头吐了出来。那些家伙肯定也试图逃跑,但是没有一个跑脱。
    我们的命运也会和他们一样。
    琳突然抱住了我,她的脸上露出奇怪的微笑。“琨,我最初确实骗了你。两年前,志曾经专门花巨资雇佣当地人前往天坑来寻宝,他吸取了以前所有探宝者的教训,他让探宝者带上了卫星电话和卫星定位仪。他告诉我这里的详细情况,却没有告诉。我这里有龙神,他只是让我骗你来取红宝石。在天坑边的时候,我决定和你一起下坑,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是你,不是他。”
    “为什么?”我的脑子里乱极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凄惨地笑了笑: “因为他用爱情胁迫了我。我又用爱情胁迫了你。”
    我看着她的脸,她又流泪了,是志骗了她,否则她不会和我一起到天坑里来送死。志太聪明了,他通过雇佣的当地人的生命换来了天坑详细的内情,然后让琳骗我来取红宝石。他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命取出宝石,但他想试一试。因为现在他已经雇不到当地人了。
    我紧紧搂住了琳的身体,我感觉她脸颊传来的温暖,她在陪我从天坑里下来的一刹那,就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危险。我想,从那一刻起,她爱的人是我。
    不过晚了,我们都将成为这条盲蛇的食物。
    那条盲蛇却突然剧烈地扭动了起来,它的头昂得更高,发出“丝丝”的叫声,但并没有向我们发起攻击,只是不断地扭动自己的身体。它像受到了什么惊吓,用原有的姿势不断扭曲着身体。
    形势逆转!我猛地抓起琳的手,一句话都没说径直往洞口跑去,耳边只能听到风的呼啸。那条盲蛇并没有追出来,我们回到了天坑洞底,爬上了我们摔下的那个坡道。绳索还在,这次我爬在前边,琳在我身后,我们重新爬出了天坑。

    
    【6、真相】
    那个印度司机还在原地等着我们。看到我们出来,他一脸惊诧。
    “我只准备等你们两个小时。”他说, “因为有些人不一定敢下去。两个小时后如果看不见你们,我就敢肯定你们已经死了。你们下去了吗?”
    我们当然下去了,我们看到了爱石,也看到了“龙神”。但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盲蛇不吃我们?
    盲蛇为什么不吃我们?这个问题居然是志回答的。
    海德拉巴没有直达回国的飞机,我们乘车来到新德里准备回国。我和琳在新德里机场候视时,志英俊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有事!”他笑着对我们说道, “爱石找到了?”
    我恨不得立即给他一个耳光,但琳温柔地对他说: “找到了!”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能找得到!”他兴奋地说道,然后紧张地看了看四周, “我发现了那句隐语的意义’只有真心相爱的人才能找到爱石‘。那条蛇在洞里呆得太久,已经失去了视觉功能,它是依靠它嘴唇的热敏感来判断入侵者的。那些被盲蛇发现的探宝者,在狂奔的时候由于害怕,身体会出汗,而体表的汗立刻在洞里凝结成冰水,他们的体表温度会低于正常温度,在蛇的眼中他们只是一只蝙蝠,或者是一只蝾螈,当然会被吃掉。只有相爱的人,面对那条蛇会选择依偎在那里等死,这时你们的体表可以保持37摄氏度,准确地说相爱的人在面对死亡时体温可以达到39度,而且又是相拥在一起。在那条蛇的热敏感中,你们是巨热的异形,它不敢吞食你,所以你们能取到宝石。”

    琳温和地笑着看着他, “难道你忘了,我最爱的人曾是你。”
    “我知道!”志得意地说道, “但在那种时刻,你心中舍不得琨,你一定会被他感动,你会陪着他下去。我太了解你了!在那种生死时刻,你们会抱在一起,觉得对方才是自己的唯一,只有这样才能吓住那条盲蛇。因此只有你们才会拿到那块爱石!”
    “你冒着让自己的爱人死亡的危险,也要拿到爱石!”我厉声喝道,
    志狡猾地看了看我: “你们没有死,’为了这块爱石,现在,我把琳让给你了。你得到了爱人,我得到了爱石,这个世界永远是公平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琳走了过去, “我把爱石给你吧!”她反手给了志一个耳光。
    “爱石还在那个洞里。”琳轻松地说道,“真正相爱的人是不会去拿那块宝石的。如果你想要,你就得找一个比我还笨的女人陪你一起去,就算你找到比我还笨的人,但你还是拿不到那块宝石。”
    志捂着脸看着琳,问:“为什么?”
    “因为你永远不会去爱别人,所以你只要去天坑,就会成为盲蛇的食物。”琳冷冷地说道,“不信,你可以试试。”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