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吊女尸

2020-09-25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罗庆与蓝方瑛结婚都一年了,罗庆的母亲依旧不能接受蓝方瑛。

  这日,恰逢罗庆母亲六十大寿,罗庆携着蓝方瑛母子回老家给母亲祝寿。

  罗母一见蓝方瑛面色冷得跟个冰棍样,好在瞧见了孙子总算眉开眼笑。

  罗家在这一带算是大户人家,祖上几代为官,到了罗庆父亲手上,做了一县之长,可惜命不长,二年前得了胃癌走了。罗母是前任市长的女儿,门第观念极强,加上罗父走了,脾气变得怪异。

  罗庆大学毕业后不动声响地与一个蓝方瑛这个山妹子结了婚,气得她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这蓝方瑛是打山里出来的大学生,朴实的性格,清纯的外表,让罗庆一见钟情。大学毕业后两人瞒着双方父母偷偷领了结婚证。

  蓝方瑛父母都是老实的山里人,见自家闺女嫁了个城里小伙,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那罗庆的母亲死活不答应。好在蓝方瑛给罗庆给了个大胖儿子,所谓隔代亲,这祖母和孙子倒能热起来。

  罗母再不喜欢蓝方瑛见了孙子便乐呵呵的。

  这顿寿宴办得空前热闹,直至半夜宾客们才散去。

  蓝方瑛还是第一次跟罗庆来老家,对周围环境不熟,安顿好孩子后,便帮着罗母收拾,不想罗母又将她数落一番。

  蓝方瑛满腹委屈,竟是合泪而眠。

  第二日,罗庆醒来时,没瞧见妻子,便四处寻找,不想蓝方瑛吊死在柴房里。

  罗庆将蓝方瑛放下,见她手脚已冰凉,鼻吸已停止,抱着她的尸体痛哭不已。

  自那以后罗庆半梦半醒,经常一个人坐在柴房里自言自语,那模样似乎在与蓝方瑛聊天。

  罗庆母亲劝不了儿子,便请人给罗庆物色新对象,不想那女子刚与罗庆见面,便见罗庆身边坐着一个长舌头的女子,吓得当场晕死过去。

  打哪起罗家闹一事便在镇上传开,再也没人敢把女儿嫁到罗家。

  罗母再也经不起折腾,每天晚上只能哄着孙儿寻求安慰。

  可那孙儿自从蓝方瑛死后也变得不安宁,经常一哭到天亮,有好几次罗母被小家伙折腾的快疯了。

  终于罗母熬不住,将孩子寄养在亲戚家。

  可是一到晚上,罗母依然能听见孙儿的哭声,便朝孙儿的房间走去,这一去,她见一个女子背着身站在屋里,怀里正抱着她的孙儿。

  那女子的身影罗母一眼认出是蓝方瑛,吓得跌倒在地,这一摔可不轻,连骨盆都摔裂了再也没能站起。

  罗母只能眼睁睁看着蓝方瑛的身影在罗家大院里穿梭,可是她什么都阻止不了。

  终于她不甘心再这样下去,给远房的表妹写了封信,让表妹给她找位道行高的道士来家里驱鬼。

  那表妹接到信后,便赶了来,身后跟着一位道士。

  那道士一进罗家,便觉阴气森森,一股极强的怨气凝聚在柴房久久不散。

  道士在柴房里设坛做法,想将蓝方瑛的怨魂驱走,不料在

中国短篇灵异鬼故事

做法时,屋梁上爬下一条遍身蓝莹莹的大蛇,那蛇有水桶那么粗,长着一个三角脑袋,不停地吐着血红芯子,朝道士脖子咬去。

  这种蛇一看就有剧毒。

  道士慌了手脚,再也无心做法,用一张定身符将蛇定了住,拿起自己的东西落荒而逃。

  一边逃一边喊:怨鬼说,她要索满一百个魂魄才能安息!谁阻止她,她就让谁死!

  罗母和她的远房表妹瞧着地上一动不动的蛇,赶紧逃去,她们前脚刚走,地上的蛇动了动,一点点化成蓝方瑛。

  罗母见驱不走蓝方瑛的魂魄,只能将柴房锁起,可是每天早上一看,那柴房又打了开。

  罗庆每日照常在柴房里吃睡,就连她的孙儿也莫非奇妙地出现在柴房。

  罗母头疼欲裂,几乎要崩溃,对蓝方瑛的冤魂已束手无策,不得不搬出去。

  就在她去往养老院的路上,遇见了自己的堂弟,这位堂弟是位刑事警察,听闻罗母的叙述后,不相信地来到罗家。

  刚进罗家,大门便自动打开,屋里飞出一群蝙蝠。这位警察有着多年的破案经验,对于这些故弄玄虚的事,压根不放在眼里。

  他一个劲地朝柴房走去,就在快要到柴房时,听见女子与男子的说话声。

  庆,你妈这一走,还会回来吗?

  她又容不下你,分开一段时间也许好些!罗庆说道。

  警

短篇鬼鬼故事

察闻声怔了怔。这罗庆思维条理清晰,一点都不像傻了,莫非他们联合起来捉弄了自己的堂姐?

  警察想了想,还是在观察一番。

  见那蓝方瑛站在柴房里,身子虚无飘渺,明明就在那,却觉得隔着很远,若不是因为她抱着孩子喂奶,他真以为她是鬼。

  孩子吃得饱饱的躺在怀里睡得极香。

  蓝方瑛抚着孩子的脸,眉头紧争,一副若有所思,见罗庆一直瞧着自己,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庆,找个女人过完下半辈子吧!我终究是要走得!

  罗庆却攥住她的手不放:那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寻死?

  蓝方瑛欲言又止,藏在暗处的警察这时调了调身位,他想听得再清楚些,不想惊动了他们。

  蓝方瑛将孩子交给罗庆迅速隐身而去。

  警察瞧着眼前的这幕,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想不到这蓝方瑛还真是死了,却因为割舍不下丈夫和儿子魂魄迟迟不走,偏偏他那位堂姐连这点也容不下她,才导致她索魂害人。

  罗庆见是自己的堂舅,又开始装起疯。

  警察把他喝住:别装疯卖傻啦!我知道你没疯,不就是为了赶走你妈吗?

  罗

短篇小说鬼故事集

庆不好意思地摸着脑门笑起。

  堂舅,你帮我想想怎么回事,方瑛说她是冤死的,又不说出凶手是谁?罗庆攥着警察说。

  警察绕着柴房走了一圈,说:她的尸体在哪?

  二个月前就已经火化,骨灰盒摆在纪念堂里!难不成堂舅想验尸?罗庆说道。

  警察点点头,这样吧,明日我带侦案组的人来!

  罗庆石化在原地,不知这位堂舅想干什么?

  第二日,罗庆的堂舅果正带着侦案组人来了,那些人将蓝方瑛的骨灰打了开,发现她的一块头骨里竟有一根十厘米长的钢钉,这让罗庆不敢置信。

  一时间罗母成了重要怀疑对象,经地几番审问,罗母交待了犯罪经过。

  那晚,蓝方瑛帮她收拾桌碗,不想罗母把她唤到一边训了她几句,蓝方瑛觉得自己很委屈,却闷闷不乐地回房休息。

  这一夜她本来就心事重重睡不着,半夜里听闻有人说话,她起来小解,不想在走道上,被罗母雇买的凶犯打晕在地,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捂嘴着反绑在柴房里。

  罗母一再要挟蓝方瑛离开罗庆,蓝方瑛抵死不从,他们便将一根钢钉钉在了蓝方瑛的后脑勺,因为有头发遮掩,又显少有血流出,这种死法谁都想不到。为了让蓝方瑛的死掩人耳目,他们又将蓝方瑛

短篇鬼故事感恩的狐狸

吊在柴房,模拟出蓝方瑛上吊自杀。

  事情水落石出,罗庆真没想到自己的母亲居然变态成这样,抱着孩子远离而去。(完结)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