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离奇鬼故事 >

陌陌遇鬼事件

2020-07-09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我是一个生活在青岛市的黑江人,自从2013年大学毕业以后,就在家人的劝说下,来到了青岛市工作。在青岛我有很多的亲戚在这边,家里人为我着想,想我大学毕业,打工创业比较艰辛,在这会有个很好的照顾。但是我是个生活很独立的人,不愿意给亲人添麻烦,在极力的反对之下,我还是从哥哥家搬了出来,在哥哥家附近的一个黑山小区租了一间房子。一开始搬到这个小区的时候,只是为了图意便宜,并没有闲暇的顾虑。可是住久了隐隐约约听说一些关于这个小区的奇闻异事,也是偶尔会在梦里让我胆战心寒。不过作为无神论者,一切妖魔怪的幻影不过缕缕青烟,飘散即止,并不会对心里造成很大的影响。对于小区的种种传闻也并无太大的在意。

  今天是阳历的2014年9月16日,大雨。来到青岛已经一年多了,头一次看见这么大的雨。下午3点多的天空就像黑夜般深邃,看不清外面的世界。下雨天是一个会让人的回忆沉渣泛起的天气,许多的忧愁善感也如洪水般涌上心头。记得上次恋爱的时候还是大三,那时候甜美的笑容,幸福的生活,还清晰地浮现脑海。可是一转眼两年过去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如论是心里还是生理,都会体现出相应的寂寞。有时也会幻想,身边要是有个女人会有多好啊。

  相信大多数的都市男女对陌陌的聊天软件并不陌生,没错,很多人已经联想到了,约炮神器。我玩陌陌的时间不长,虽说周边的女人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但是想约出来还是没有经验和金钱,又无从下手,也是有些闷闷的。今天我又如既往的打开陌

关于学校的鬼故事

陌,翻着附近的人。嗯,这个不错,胸大人美,哎,可惜不会找我这样的,算了。

  嗯,这个长得一般般吧,不过身材看上去还好,估计打招呼也没有戏。嗯哼,这个长得比较次了,模样身材都不怎么样,估计差不多能掉上钩,好久没做过了,管她丑俊,先爽一次再说吧。还没等我打招呼,突然看到消息中有人和我打招呼,这个倒是让我喜从往外。玩了陌陌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还真是第一次有人主动和我打招呼。我激动的翻过去一看,居然头像还都是素颜照,虽然不像其他女人那样P的赛若天仙。但贵在朴实,仔细看来确实也是个不错的美女。“嗨,你好,非常激动能跟我打招呼,看到你的照片,朴实无华,没有修饰,想必你会是个淳朴率真善良的女孩吧。”“呵呵,你还真会说呢哦。”“没有的,平时嘴都笨笨的,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就会说了呢,也许是你感染我的吧。”就在我俩这么一言一语之间,了解到,她叫做小颖,19岁,来自农村,她的父亲得了脑血酸,失去了劳动能力,母亲留在家里种地,照顾她的父亲还有她8岁的小弟弟。

  她为了不让母亲压力太大,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来青岛这边打工。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确认很不容易,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产生了一些怜悯之心,并无一开始的那么不单纯,只想约出来了。这天我们聊的很好,大约聊到了很晚很晚。最后眼睛实在是睁不开了,就睡了过去。后来将近有一个多月吧,我们每天晚上都在陌陌上聊天,什么都聊,慢慢的我对她产生了好感,她说对我也有感觉,这让我突然很想见她,也很想能真正的在她的生活中给她一些帮助。我告诉她不要隐身,打开距离,看看我们有多远,结果令我惊喜的是,我们居然只相距0.1KM。“你也在黑山小区住吗?我们居然这么近。”“是的啊,我就住在102号楼601室。”“嘿嘿,我在100号楼201住,要不然我去找你吧,怎么样?”“嘻嘻,好吧,那你过来吧”我一看她答应了,兴奋之情喜上心头,激动地差点跳起来,自嗨的唱到::哦累累,哦啦啦,老子今天啪啪啪&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学校

rdquo;

  

四个人在学校的鬼故事

迫不及待的穿上了衣裤,甩上门就一溜小跑来到了102楼。这里的楼道很黑,当然半夜12点的楼道都很黑,可是我住的楼还有月光可以清澈的照在楼道上,一点点暗光不至于什么也看不清。这栋楼里,明明窗外挂着月亮,楼道却似乎没有任何光芒。由于出门比较着急,手机也没有带,只拿了一把钥匙。顺着扶手爬到了六楼,站在了601门口,心跳的如崩裂的火山,焚烧着整个身体火烫。今晚我要释放我整个激情,燃烧在炽热的身体。当当当,小颖是我,开门吧。

  当当当,小颖?我有点着急,怎么不开门?当当当,小颖,是我。还是没有动静。我不知道在那里尝试敲门有多久,没有任何回音,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更略有些愤怒,妈的,大半夜逗老子玩呢是吧。气冲冲的回到了家,打开陌陌,对她说:“你他妈逗我呢是吧,大半夜的让我找你,又不给我开门到底什么意思?说。”等了一会,没有回音,又想跟她发飙,可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咦?奇怪,怎么没有聊天记录,不对啊,我没有删过啊。在线,30天前?怎么可能,明明刚刚一小时前还有聊过。可是距离还是定格在0.1KM。”我顿时感觉满脑错乱,种种心塞,失望,困惑,难过的情绪不停地在脑袋里打架,神经绷的像绷紧的弦,要被

曲阜中医药学校鬼故事

拉裂的感觉。我沉痛的敲击着不受负荷的脑袋,大粒的汗珠从脑袋缝里疯狂的流出,慢慢地,慢慢地,我失去了知觉,昏死了过去。

  待我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惺忪的眼睛里模模糊糊的看到屋里贴满了莫名其妙的黄符和文字,搞什么鬼。我侧了侧脑袋,爸!妈!我想要张口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爸爸妈妈不是在黑龙江吗?怎么突然在我身边,这应该是梦吧。我想掐掐自己,可是浑身又不听使唤,只是像个植物人一样躺在那里。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