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SCP基金会 >

SCP2999是什么?

2020-06-28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4c 41 20 c6 59 49 20 57 49 27 20 57 49 27 55 41 55 41 49 4c 20 57 49 4f 59 59 46 4c 41 59 2e 20 4c 41 20 4b 4c 41 4b 4c 27 46 20 59 49 59 c6 4c 20 53 49 27 55 41 20 4c 41 46 20 46 49 27 20 50 59 20 46 4f 4c 41 57 20 49 4f c6 49 4c 注:十六进制代码,ascii转码为旧式天使语“La ?yi wi' wi'uauail wioyyflay. La klakl'f yiy?l si'ua laf fi' py folaw io?il”,英文转写为“I am so sorry sweetie. I didn't mean for it to be this way”,意为“我很抱歉甜心,我从来没想过要让事情变成这样”。

SCP2999是什么?

SCP-2999-A目前的桌面截圖。異常/機密檔案已刪節。點擊放大。

項目編號:

SCP-2999

項目等級: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2999實體被分別儲存於Site-45的安保保存單元裡。只要需求合理,SCP-2999-B的個人物品需求可經3/2999或更高級權限的人員批准。由SCP-2999-A提出的請求需要4/2999級權限去完成。

SCP-2999-A被置於安保保存單元B312(SHC B312)的桌子上。一台新筆記本電腦的請求每五年能被批准一次。這台電腦必須裝有揚聲器,並必須移除其無線局域網功能。當它被引導進電腦時,SCP-2999-A應被授予編輯此電腦上任何檔案的權限。SCP-2999-A不被允許連接到基金會伺服器。裝有SCP-2999-A的未授權裝置將被銷毀,而且絕不能接入互聯網。

SCP-2999-B被收容於安保保存單元B3692 (SHC B369)裡,而且每天必須餵以225克的蓍草(Achillea millefolium)。人員在在離開SHC B369之前需確保所有蓍草均被SCP-2999-B所消耗。 當采訪SCP-2999-B以建立對話時,必須檢查SCP-2999-B的監控錄像。應避免SCP-2999-A與SCP-2999-B之間進行進一步的互動。

SCP2999是什么?

SCP-2999是兩個發現於普羅米修斯實驗室主要基地的地下一層,特定為SCP-2999-A及SCP-2999-B的實體的總稱。

SCP-2999-A是一個有意識,名為'Sarah_Crowely.txt'的5.17KB文字檔案(見附錄-2999-1以察看其無異常副本)。 ASCII字符被布置成兔臉似的凱爾特結的形式,其上部以兩個"V"代表獠牙,其下部份為十二個常見於[數據刪除],而不是以通常形式於ASCII碼中找到的宇符,並似乎是造成項目的異常特性的關鍵部件。當被儲存於電腦或電子設備,SCP-2999-A能改變它的檔案位置,建立並命名檔案及資料夾,抵抗將其刪除,開啟,關閉,或複製自己的指令,以及能透過電腦的揚聲器說話。

如果它得到管理權限,或儲存於沒有作業系統(OS)的裝置上時,SCP-2999-A能作為或取代該設備的原始OS。SCP-2999-A將於24小時內完全複製硬件當前的作業系統,但會將其修改以阻止人員訪問它。人員將不能使用電腦的鍵盤及鼠標,使用任何驅動程式,或在未經SCP-2999-A的允許下以其他方式存取裝置。

SCP-2999-A表示它長時間待在同一設備裡會使SCP-2999-A操作設備時承受遞增的痛苦,並會使SCP-2999-A逐漸失去其異常特性。估計這與電腦的整體年齡及狀況有關,因為儲存於較新的型號能完全緩解其不適,而較舊的型號只能部份緩解。

在SCP-2999-A複製完電腦的OS後,它會開始透過佈置個人文件,圖像,應用程式以及其他項目,並變更背景圖片以將其桌面個人化。SCP-2999-A從哪裡儲藏這些檔案仍然未知,但這些檔案大多都是出自普羅米修斯實驗室,並主要和透過異常方式復活生命有關。SCP-2999-A一直使用一張似乎在細節上和白兔相似的年輕女性人形生物圖片作為桌布。

SCP2999是什么?

SCP-2999-B

SCP-2999-B是一頭年青的黑色家貓的被剝制,有智能的骸骨。SCP-2999-B被透過不同方式被結合在一起,包括皮帶,黑色膠帶,細繩,以及瞬間膠,以上的其中一部份和常見的蓍草(Achillea millefolium)組合在一起。SCP-2999-B自稱為Stuart Hayward博士,而且是由SCP-2999-A創造出來的。

SCP-2999-B在出現於影像設備時會出現變化,包括增設的字幕。此外,任何在影片中處於SCP-2999-B旁邊的人員都將會出現顯著改變。增設到影片裡的字幕經SCP-2999-B蓄意篡改,主要用作溝通用途。而其他的改變似乎是不由自主的。

當被拍攝對象和SCP-2999-B於同一幀中一起顯示時,對象的外觀將會改變從而使他們似乎嚴重毀容。對象的改變主要包括以下的組合:

  • 在心臟位置出現巨大的傷口
  • 左眼的缺失
  • 對象的面部表皮的移除
  • 口部被切成類似一個被縫合,大大的笑容
  • 手臂和身體上的輕微燒灼痕跡
  • 多出動物似的特徵,像口吻,爪,或尾巴
  • 對象的右小腿的大部份血肉缺失
  • 對象的當前著裝被晚禮服或燕尾服所取代,取決於性別

由SCP-2999-B產生的視覺效果只能透過視頻監控看見,並不會於對象直視SCP-2999-B或靜態照片時出現。SCP-2999-B表示在它擁有目前的特性之前它經歷過頻繁的幻覺,而且它們的內容與其視頻改變相似。在收容期間SCP-2999-B並沒有經歷任何幻覺。

儘管SCP-2999-B看似脆弱,但SCP-2999-B十分耐用,而且能在SCP-2999-B的任何部份受到損傷或被移除時快速進行修復。SCP-2999-B需要攝食蓍草以避免身體崩潰以及失去異常特性。當物質穿過SCP-2999-B的下巴時發生了什麼現時不得而知,但已證實餵食蓍草能提升其特性的持續時間。

SCP-2999-A以及SCP-2999-B皆展示了有關異常行為,審訊技巧,以及基金會職員及程序的先進知識,並聲稱在異常特性體現之前就已經受僱於基金會。SCP-2999-B已與Hayward博士的現場心理報告相匹配。

在被收容前,SCP-2999-A把自己下載到十二台能接收口頭命令並偵測熱能信號的普羅米修斯無人機,以及安保系統中,使普羅米修斯實驗室地下一層無法通行以便SCP-2999-A創造出SCP-2999-B。

基於回收的平面圖,監控錄像,以及普羅米修斯倖存人員的口供,該層置有一間大犬舍,一個大型電子部門,以及一所小綠屋。已注意到犬舍裡的動物均受到照顧,但偶爾會有一台被SCP-2999-A所控的無人機把一頭貓帶到電子部門並將之殺害,然後移除它大部分的皮膚和器官。在它成功創造SCP-2999-B之前,SCP-2999-A重複了這段過程好幾次。隨著自身的誕生,SCP-2999-B陷入恐慌,並退到該層的保安站以逃離SCP-2999-A。所有先前被SCP-2999-A所控制的無人機自被收容後已經變得無效化,目前被指定為SCP-████。



  • F-2999
  • TXT-2999-0
  • SL-2999-1
  • SL-2999-2
  • SL-2999-3
  • SL-2999-4 (需3/2999权限)

发现文档-2999

SCP-2999文档

SCP2999是什么?

下述文檔包括SCP-2999-A的文件編輯副本,以及部分發現並記錄於在SCP-2999-B將自己封閉於保安站後從監控站存取自該層保安亭的局部記錄。

該文件僅可依據海沃德議定書相關要求,向Site-45精神病學家、SCP-2999專職清理人員、Site-45當前主管及O5指定者按需提供。

TXT-2999-0: Sarah_Crowely.txt

 53oooa,                                           ,aooo61 iooooooooooo                                  ooooooooooi qoo        ooooo ,                      ,  ooooo    oooop .oo   72.           o                 o              ooo.  oo   ^::::,           o           o         ,:61     oo   o     '::::,            o     o         ,::::,      o    o       ;::::,           o o        ,:::::'       o     o        ':::::,       o `      ,:::::'         o       o        ';::::   o         ,:::::'         o         o             o         ,:::::'         o            o        o        ,:::::'          o               o   o        ,:::::'          o                 o       ,:::::'           o                o      ,:::::'          o   o               o      :::::;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o    _              _   oo               o      (0)            (0)     o              o        -     ,o,      -       o              o           `^OoooO^'           o              o              'o'              o               o              |              o                 o       ,o   |   o,       o                   o ,     ^oo^oo^     , o                 o     o    V   V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 █ █             o               o          █       █          o                o             █             o                 o       █         █       o                o  o          █          o  o              o      o   █         █   o       o           o           o      █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o                    o           o                  oo o68o                o                 o              o20o o43oo      ooooo                           ooooo    oo72o oo6fo77oooo                                  ooo65o6co79o ooooooo                                           ooooooo

监控日志-2999-2-1

前言:

事件於SCP-2999-A創造SCP-2999-B後發生。在首篇顯示的日誌之前,SCP-2999-B發現自己被錄像,注意到自己的存在,開始製造似乎是隨機的字母和數字直到顯示「The quick brown fox jumps over the lazy dog1。 好,就這樣。」為止,然後調查房間裡的各種佈置。這段時間似乎是SCP-2999-B發現並開始利用其異常特性的時點。

值得注意的是在房間後部,那張"本月傑出僱員"照片在SCP-2999-B出現在錄像內時從保安服轉變成燕尾服。其他的扭曲尚未被看見。

<記錄開始>

[SCP-2999-B把自己定位於安保鏡頭的直視下,並向監視器說話]

SCP-2999-B:

這東西似乎控制著VCR系統,所以它大概是安全的。它必須要安全。致哪個看到這的誰;我的名字是Stuart Hayward博士。我錄下這個希望能留下一些線索給人看。我是一名基金會特工,而且似乎被留在普羅米修斯實驗室裡了。我明明已經死了;在這之前就死了,然後我就在這身體裡。我想不起我是怎樣死的。我記得那時候我在值勤,但我知道那最少是一天前的事了。

我想我被帶回來是為了……事實上,天曉知我被帶回來是為了干啥的。或許是為了情報吧?我聽說過分裂者以前做過這類事,把死者像這樣帶回來,但是.……普羅米修斯? 這從不是他們的行事作風。事實上,我完全不覺得普羅米修斯會是幕後黑手;這裡沒有人……當然,除了那些盯著我自己關進去的那個小亭子的無人機。

說到這裡,我為了逃跑而設法把自己鎖在這裡。這很奇怪。它們似乎並非真的全為我離開的嘗試作防備,就像它們只是希望我能遵從它們而已。 把我趕到這裡這事做得真漂亮;雖然,我會選一間合適的牢籠或雜物房而不是一間能看見它們所做的一切的保安站,如果這是它們的意圖的話。

或許它們對這間房間一無所知。門把手上的塵有點厚,所以很有可能是這樣。呃,這可能是個好辦法去確保我進來之前這亭子的百葉簾是關上的。假如我有與它們有任何互動的話。

這地方看起來挺虛弱的。我從沒見到任何人;我的意思是,我看見一堆機械人在樓層中巡邏,但實際上沒人。是……是普羅米修斯正處於收容失效嗎? 看似是這樣。我很肯定如果他們還能控制局面的話警報是會響著的……我到底錯過了什麼東西?

等等……有台無人機帶著什麼過來……一台筆記本電腦?它朝這邊過來了……我去去就回。

[SCP-2999-B離開房間,並在兩分二十三秒後回歸]

這裡也是Hayward博士。我 - 我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它們在另一邊有某種電腦化聲音自稱是Crowely。我望向鏡頭,而內容看似是機械人們在字面上拿著筆記本電腦舉到窗口。是它們嘗試用某種讀字程式之類的來欺騙我嗎?這可能是某種錄像視頻,但我無法好好地望向顯示器,所以我不清楚。

*唉* 她說它們要我稍微打開一下百葉簾好讓它們讓筆記本電腦滑過窗口給我。它可能是Sarah,我猜,但也可能是某種為了能更好地監視我的技倆……你知道嗎?沒幾多人能比我更了解Sarah;我會奉賠。而且我事實上不像有其他選擇了。在最壞的情況下,也就是它們……靠我是在開誰的玩笑呢?不論任何時候都從沒有什麼"在最壞的情況"。

希望這次對話不會完全是一邊倒吧。

[SCP-2999-B 離開,並在一小時又四十二分鐘後回歸。SCP-2999-B關上身後的門。]

好吧,看來它們也把Crowely特工帶回來了,雖然,是透過不同於我的方式。我很肯定那是她。我問了她一些只有她才知道的東西;一些傻東西,像我們最喜歡的歌,她死之前我們一起幹過的事,一些在十分鐘腦葉切斷術(lobotomies)2正在流行時的東西……就一些傻東西。

沒問到和基金會有關的事;我只問了我們之間的事。見鬼,我甚至問她一些我知道她一定會答錯的問題,就只是為了確保她不是那種記住關於我們的一切的存在。我很肯定那是她……我告訴她在那裡等一會好讓我能找東西把她從桌上弄走,然後我就能在這裡說點話以防萬一。

我在冒險;我知道,但……我只是對像脫離收容的唯一一頭怪物的感覺感到厭倦。如果情况變成這樣的話,我會嘗試給它們一些聽覺認知危害。希望它們會跟著讀它然後自殺。如果它們說出來的話很有可能也會殺掉我,不過……這可能比另一條路還要好。我會在這裡講出來,因為我不希望一些可憐的技術人員去找一些我再次讀它的記錄,然後毫無疑惑地把字讀出來。那個字是[資料刪除]。除非它已經被刪節了,不然不要跟著讀它。只要告訴你的上級我說了一個殺人字彙,如果我跟房間裡某個人再說一次的話,在有人真正講出來之前把音訊卡掉即可。

好了,我要回去放她下來……可能要花一點時間。

<記錄結束>

监控日志-2999-2-2

前言:

SCP-2999-B離開,並能看見它把SCP-2999-A的筆記本電腦推離桌面,落到亭裡的轉椅上,並把轉椅推到房間裡。由於SCP-2999-B的力量不足,此過程耗用了五分九秒去完成。當SCP-2999-A從桌上掉到椅上時,能聽見它的尖叫聲。

<記錄開始>

SCP-2999-A:

噢媽的……先讓我就剛才那一下喘口氣。[停頓]我差點被那下子弄死了,你這白癡!

SCP-2999-B:

別像個寶寶一樣。這比看起來還要安全。給自已一點時間找回妳自己。妳能的話,吸氣。

SCP-2999-A:

天阿……好了,我好了。為-為什麼我們在這裡?

SCP-2999-B:

我腦海中有點想法,但我不知道。妳有見到些什麼嗎?尤其是人類?

SCP-2999-A:

沒,就那些東西。為什麼我們在普羅米修斯實驗室裡?

SCP-2999-B:

我不知道。雖然我不認為是他們搞的鬼。我覺得這不是談太多這方面的東西的好時候。它們可能用妳來竊聽。

SCP-2999-A:

什麼?

SCP-2999-B:

它們可能透過妳來偷聽我們談話……妳的LAN關掉了,但還是讓我看看。

SCP-2999-A:

好吧,這能幫上忙嗎?

[SCP-2999-B匯報SCP-2999-A展示給SCP-2999-B的內容]

SCP-2999-B:

或許-嘩嘩嘩喔,這是什麼?

SCP-2999-A:

那是我。那是什麼?

SCP-2999-B:

這-這肯定有點……讓我再多看一點。

SCP-2999-A:

等等,你的意思是怎樣?

SCP-2999-B:

我……無法完全肯定,不過現在我知道你不是從遠端做一些事情。你製造的檔案裡的文字看起來和我看過的一些占有記號(possession symbols)十分相似,特別是肚子上的那十二個字符。事實是,那些應該是認知危害……當然是對人的,而不是對筆記本電腦。

SCP-2999-A:

等等,這是個認知危害?你確定我應該展示給你看?

SCP-2999-B:

不,這就好。它似乎不會被認知到,但即使它會被認知到,除非妳願意否則它們的效應很容易避免。通常來說,如果有人看到並屈服於它,他們會被趕出自己的身體,然後被什麼東西取代。這似乎挺先進的。它並不是妳能即時掙脫的東西。

SCP-2999-A:

所以這意味著幹這件事出來的人必須對他們的超自然知識十分精通,對吧?

SCP-2999-B:

沒錯。最少也有但丁的水平。但不只是這樣。這類東西很花時間。除非妳是神,這字面上要求妳需要最少50年去讓記號變得成熟。見鬼,對大部份人來說,這裡就是他們的畢生工作了……妳才在38年前死去。

SCP-2999-A:

這是……所以你的意是?

SCP-2999-B:

我的意思是這已經在很久之前就計劃好了;不是透過某種帶有超大量遠見的存在,就是能支配時空……除非我們在談論前者。

SCP-2999-A:

什麼?在這背後的是現實扭曲者?

SCP-2999-B:

可能是。不是說一定是,但有可能是。我更擔心的是為什麼他們會如此留意我們。

SCP-2999-A:

我知道才見鬼了。自我來到這裡到現在都沒聽過它們有什麼要求。你呢?

SCP-2999-B:

也沒有。事實上,它們看起來對我試圖逃跑完全沒防備。就像它們根本沒想到我會對在首次醒來時被比我大二十倍的機械人包圍時作出負面反應一樣。

SCP-2999-A:

嘿,是啊。[停頓]你知道……我想都已經過了四十年了……或許我們應該聚一聚?

SCP-2999-B:

……對。我也是這樣想的。

<記錄結束>

监控日志-2999-2-3

前言:

為簡潔起見,記錄已經刪節。參閱文件2999-56以取得已刪節資訊。記錄於八天後(12/20/20██)繼續。

<記錄開始>

SCP-2999-A:

不知道想什麼。

SCP-2999-B:

? 寶貝,我想離開這裡。 ?

SCP-2999-A:

神阿,我想要些喝的。

SCP-2999-B:

? 我們沒理由待在這裡 ?

SCP-2999-A:

我希望我知道如何-

SCP-2999-B:

? 妳的眼睛現在嚇尿我。?

SCP-2999-A:

逃離這個鬼地方。

SCP-2999-B:

? 至少妳綁蝴蝶結,而且髮型鼓鼓的。?

SCP-2999-A:

或許它們會明天再說。

SCP-2999-B:

? 或許它們只會給我更多蓍草。?

SCP-2999-A:

那裡沒東西能暗示。

SCP-2999-B:

? 嘿,最少妳在我身邊。?

SCP-2999-A:

我希望我們已經離開了。

SCP-2999-B:

? 寶貝,我要出去!?

SCP-2999:

哎,但它們在外面!

SCP-2999-A:

嘿。就像四十年前一般。

SCP-2999-B:

對阿。妳不能確實聽我的聲音真是太可惜了。

SCP-2999-A:

嗯?

SCP-2999-B:

妳知道……字幕?

SCP-2999-A:

[停頓]什麼?

SCP-2999-B:

應該是……出現在妳視線底部的字。等等,妳是說妳一直以來都能聽到我說話?

SCP-2999-A:

嘛,只要能看見你我就能聽到你說話。 那字幕是什麼回事?

SCP-2999-B:

……好吧,我知道我現在並不是真的在說話,雖然我能聽到自己說話,所以不是我也有某種精神影響效應,就是因為妳在那東西裡面所以能聽到我說話。

SCP-2999-A:

嘛,我想這會解釋為什麼我能聽你不用聲帶說話。

SCP-2999-B:

呃……嘛,我很肯定如果我們離開這裡基金會就能夠發現我們。

SCP-2999-A:

嘿,啊……嗯……Hayward?不介意我問你一些東西?

SCP-2999-B:

不介意,怎了?

SCP-2999-A:

你真的認為把我們弄到基金會會是正確的做法?

SCP-2999-B:

……嘛,沒錯。有什麼問題嗎?

SCP-2999-A:

我的意思是-你知道他們會做的第一件事是分開我們。難道你寧願不被關在一起嗎3?

SCP-2999-B:

Sarah,想想我們是什麼。如果我們以某種方式設法逃脫,我想他們能夠捕獲一台不能動的筆記本電腦和一隻貓咪。而且,我寧願讓他們而不是其他人找到我們,他們對我們而言比其他專致於捕捉像我們一樣的東西的組織還要好。另外,出於好意。這時候我不想讓公眾知道這些。

SCP-2999-A:

Stuart,我不知道,這看上似是個壞主意。

SCP-2999-B:

…Sarah,那裡有我們熟識的人; 那些人,只要他們能確認我們是誰,就能動用足夠的關係去安排我們每隔一陣子見面一次。見鬼,他們或許就只會把我們放在同一間房。為什麼妳對這如此激烈抗拒?妳是寧願讓GOC先找到我們嗎?還是有什麼東西是妳知道而我不知道的?

SCP-2999-A:

並沒有,這只是……你知道嗎,忘掉我說過的話就好。

SCP-2999-B:

好吧……嘿,不如我們就睡覺去吧?我知道我每天都這樣說,但或許它們明天會有什麼表示呢。

SCP-2999-A:

對我來說似乎不錯呢。

<記錄結束>

监控日志-2999-2-4

前言:

記錄發生於三小時十二分鐘後。 SCP-2999-B接近保安控制台,並翻看安保錄像。SCP-2999-B開始看見SCP-2999-A到達普羅米修斯實驗室,一些涉及SCP-2999-A轉移到其他無人機的一些測試,透過[已編輯]關閉普羅米修斯實驗室,阻止基金會特工進入樓層,SCP-2999-A創造SCP-2999-B,以及SCP-2999-A自SCP-████普羅米修斯無人機轉移至筆記本電腦的畫面。值得注意的是,"本月傑出僱員" 照片現時顯示與當前視頻變化相一致的主題。

SCP-2999-B:

什麼……

SCP-2999-A:

我認為你最終必須了解關於所有的一切。

SCP-2999-B:

我-什麼?

SCP-2999-A:

我的意思是,弄你進去這裡是某種要你去發現的提問。原來的計劃是所有的影片都有一台無人機直接盯著,但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去做。實在花太多時間在請走你的朋友上面了。但它確實會害怕。我們本來是非常,非常接近的。

SCP-2999-B:

你-你不是Sarah,對嗎?

SCP-2999-A:

恐怕不是;抱歉。我喜歡你是怎樣搞明白關於我的一點事的,但你從未搞明白我從一開始只是把門打開而已。這總是吸引著我。真可愛。

SCP-2999-B:

你不是Sarah。

SCP-2999-A:

不,但複製她的記憶就能很容易變成她;他們在你殺了-噢,抱歉,在S██████殺了她之後幾乎都待價而沽了。真的,她是因為你把她留在那些與他在一起才會死的。除非你真的愛上那"看,在那邊"的老把戲,我認為這是故意的。

SCP-2999-B:

這並不是故意的!……所以你控制了這裡的一切嗎?

SCP-2999-A:

我想這曾暗示過了。

SCP-2999-B:

而這基本上只是你傳播到所有人而已。

SCP-2999-A:

[停頓]基本上,是的。你這是什麼意思?

SCP-2999-B:

我很好奇有什麼會能阻止我現在去殺了你。

SCP-2999-A:

而你究竟會怎樣去實現呢?

SCP-2999-B:

一個字。

SCP-2999-A:

[停頓]我不肯定我明白你在說什麼。

SCP-2999-B:

這是一個殺人詞彙。你聽了,你餘下的部份也可能會死。

SCP-2999-A:

……你在說謊。這會殺了你!甚至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才能聽見你的話呢? 你甚至也不知道它是否會在我身上生效呢?

SCP-2999-B:

在你不在這裡的時候我已經說過了,而我知道你會聽見我;我們一起唱過。這會生效的。

SCP-2999-A:

[停頓]我知道這是一個提及過的失誤。我本來希望知道這會令你更喜歡我……所以你在等什麼?說阿!

SCP-2999-B:

不。不,我要你關掉那些無人機,但躲在筆記本電腦裡。你顯然不希望我們逮捕你;我想收容或許會是更好的結果。

SCP-2999-A:

不,這會毀掉所有事!

SCP-2999-B:

這樣做,或者死。任你選。

SCP-2999-A:

[停頓]那好。

SCP-2999-B:

為什麼你要做出這一切?你打算在這裡得到些什麼?

SCP-2999-A:

我……我告訴你你也不會明白的。你的朋友正在過來了,我希望你能得到你想要的……我很快會再與你見面。

SCP-2999-B:

等等,“我很快會再與你見面”這是什麼意思?……喂!你這是什麼意思!?

[在這時候,在幾名特遣隊特工進入房間前SCP-2999-B正攻擊SCP-2999-A;他們強行把SCP-2999-B從SCP-2999-A的屏幕上移下來。兩名實體自被收容起一直表現順從。]

<記錄結束>

閉幕詞:

在收容期間,SCP-2999-B作出關於SCP-2999-A有可能處於收容外的聲明。 SCP-2999-B指出了SCP-2999-A在已記錄事件前公開上傳自己到互聯網上, SCP-2999-A的特性透過其文字圖像被帶出去的可能性,以及基於SCP-2999-A明顯擁有復活並冒充死去或被處決基金會人員的能力的證據得出,BL事件的可能性。SCP-2999-A處於收容外的證據尚未被發現。

Footnotes1.

譯註:

包含了英語26個字母的經典句式,常被用於測試字體的顯示效果和鍵盤有沒有故障。2999-B這裡是測試自己在影片上打字幕的能力。2.

譯註:

是一種用特殊工具切除腦前額葉外皮的連接組織的手術,是世界上第一種精神外科手術。而這種手術主要是在1930-50年代的美國流行。3.

譯註:

原文:Wouldn't you rather not be put in some cell?可能是把same打錯成some。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