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SCP基金会 >

SCP2968是什么?

2020-06-28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初步报告:

候选异常 2011-452:

“来世药”

首席调查员:

特工Patrice Walters

递交日期:

2011年9月8日

摘要:

我和特工Ellers一起调查了CA12011-452(来世药),该药有着医学上的新颖效果,开发者声称其具有超自然的起源和功能。我们拜访了一些他们承包生产的地方,并采访了“自然视界补剂”的几位高层,包括“首席灵感官”兼(他们宣称的)“此后幸福来世药”研发员,Louanne Moonchild女士。我们还咨询了当时正调查该药安全性的FDA2审查员Shruti Banerjee博士,以及基金会神经学家Andy Mihai博士。

“自然视界补剂”所声明的药效非同一般,而CA2011-452也展示了一些无法解释的精神影响特性。然而,未知的作用机理在精神药理学领域并不罕见,在缺乏进一步证据的情况下,不应被裁定为异常活动的证据。Banerjee博士说,FDA连批准药物都不要求给出作用机理,更不用说补剂了,并给出了许多比CA2011-452更神秘的已有药物的例子。Mihai博士同意她的分析,并指出CA2011-452的效果一致于可由经验丰富的冥想者达到的、通称“开悟”的非异常状态。他⑾至思父霭咐渲谢颊哂捎谄胀ㄒ┪锏母弊饔枚菔本庵肿刺

尽管办公室里充满了各种具有欺诈性的神秘用品,但无论是“自然视界补剂”办事处,还是其产品的生产地点,都没有显示出药物的异常性质。Moonchild女士与其公司口风一致并长篇详尽解释了该超自然现象,其发言就我在安保权限内能确认的范围来看,没有任何算得上准确的内容。她声称“处女神”显现了她的药草,它们结合后可保超凡的重生。

在我们的评估中,Moonchild女士诚心地相信这个起源故事,所以不幸的是CA2011-452并不能被单纯地看作为一个蓄意骗局而已。我们虽不能对该超常现象的这一特定解释进行证伪,但它却是与其他明显虚假的解释一并提出的。此外,即使面对所谓的检查人员(或者,根据新闻报道,宗教领袖或或担心的客户家属们),Moonchild女士也无法提供除个人誓证以外的证据。她向我们保证“自然视界补剂”的研发部门正在研究存在来世的证明,如果她得到了这样的证明,该评估可能会改变,但我很怀疑靠神秘主义的西藏水晶和占星图就能捅破这层纱。现下,我建议暂停对CA2011-452的调查。

事件记录:

2011年6月6日:候选异常2011-452(“来世药”)项目建立。2011年10月3日:CA2011-452项目由于缺乏异常活动的证据而被关闭。2014年6月13日:CA2011-452项目重新开启,并根据“自然视界补剂”的新声明和服务重新编为CA2014-335。2014年7月28日:CA2014-335及相关异常被编为SCP-2968。2014年11月10日:建立对SCP-2968的收容。

项目编号:

SCP-2968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2968-A的实例应储存在一安全上锁收容柜中的瓶内。根据实际情况销毁或收容额外的项目实例。SCP-2968-A的制造程序应保存在基金会内联网的加密文件上。若首席研究员授权用于测试目的,或经伦理道德委员会决断,可以生产额外的实例。为了阻止公众的进一步使用,FDA在基金会的要求下发布了针对SCP-2968-A的污染警告。

SCP-2968-B不可被收容,但由于其对世界的影响非常有限,故不需要直接的收容措施。对SCP-2968的收容包括封锁对它的了解,这可以通过对SCP-2968被收容前接触过其居民、足够知名的人士实行标准失信化协议来实现。

在事件2968-4之后,组成SCP-2968-C的设备不再运作,因此被储存在低安保等级的收容柜中。很可能与SCP-2968-A相关的异常活动也已经停止。如果该想法被证实,且如果基金会或外部神经学家能够发现令人信服的作用机制,SCP-2968-A将被重新分类为SCP-2968-A-EX。

SCP2968是什么?

SCP-2968是美国一家小型替代药品制造商“自然视界补剂”公司销售的“此后幸福·有机·每日一服·来世补剂”及相关异常的统称。

SCP-2968-A的实例是由两部分组成的植物(羟丙甲纤维素)胶囊,内部填充满了各种混合物,其中一些源自草药。有关SCP-2968-A的完整成分列表,请参阅附录2968-1。服用SCP-2968-A的人会经历微弱的生理影响,最显著的是降低血压,这对已经患有低血压的人是有害的。由于药物中维生素A的含量约为推荐日剂量的八倍,长期服用可能会对健康产生额外的负面影响。SCP-2968-A具有明显的精神影响属性,导致大多数使用者的内心独白声大大减弱或停止,并产生许多受试者描述为“与意识分离”的感觉,空虚感和某些情况下的极乐感。根据个人和剂量的不同,药效可能会持续一天到两周不等。

“自然视界补剂”声称,任何在SCP-2968-A药效期间死亡的人都会得到一份幸福的来世。2014年6月,该公司推出了一项服务,允许人们通过文本界面来联系在“此后幸福”服药期间去世的朋友和亲戚。接触对象表示他们是处于持续平和宁静状态中的无形体意识。他们保留了死亡前的所有知识和大部分人格,并表示能够与其他受SCP-2968-A影响的已故个体沟通。这种貌似的来世被定名为SCP-2968-B。

对SCP-2968建立收容后修复的、用于与SCP-2968-B通信的设备被定名为SCP-2968-C。SCP-2968-C在构造上类似于卫星电视接收器,带有无线电晶体组件来解密信号。完整的技术图解见附录2968-20。

附录 2968-12:

当时因无法治疗的肺气肿濒临死亡的Samuel Rudi博士自愿测试SCP-2968。他出色的记录,濒死的状况,对敏感知识的相对缺乏,以及与现任SCP-2968研究主管Wei Lin博士志趣相投的亲近关系,使他成为理想的候选人。Rudi博士按照指示每天服用一片药物,直到2014年9月10日去世。

访谈 2968-5:

采访者:

Wei Lin博士

受访者:

Samuel Rudi博士(已故)

Lin博士:

这儿是Wei。Sam,在吗?

Rudi博士:

听得见呢。阳光和青草之地3情况怎么样?

Lin博士:

我们有很多事情要谈,但安全第一。请确认密码?

Rudi博士:

[已编辑]。确认密码?

Lin博士:

[已编辑]。你那边什么样?

Rudi博士:

Wei,这边真是棒极了。“此后幸福”真是好东西——就算我们不关掉“自视补”4,政府大概也会替我们做这事儿——但我当时还有一具身体,在它情况最糟糕的时候我根本没法无视掉它。双H5帮了我,它让我直觉到我是个与我的身体无关的东西,甚至与我的大脑也无关,但病痛阻碍了它的效果。现在在这儿我不觉得有身体了。虽然感觉像是我在听你说话,但我肯定没有感官输入了。

Lin博士:

我这边是在打字,你能听到我的声音?

Rudi博士:

不,我想我是在想象对你声音的记忆。我也不是真的在说话,我觉得这些只是隐喻。这些终会消逝,其他人跟我说的。

Lin博士:

其他人?你还能与SCP-2968-B里的其他个体交流?

Rudi博士:

是的,我基本上就做这个。开悟剥去了很多东西,但现在好奇心就是整个我了。这里的人很多很多,而且从前那些日常的空间和语言障碍现在全都没了。

Lin博士:

他们去世之前是不是也都在吃“此后幸福”?

Rudi博士:

大部分是。不过这个你肯定觉得有意思——这儿还有些僧侣和冥想狂热者。

Lin博士:

那应该就是别的开悟了的人。所以这是一种处在这个状态的人普遍都有的来世吗?我不是佛教专家,但这听着不像转世。

Rudi博士:

也许吧,可能这是“涅槃”?我得去问问和尚们。但我觉得没那么简单。“自视补”生产双H药有多久?五年了?

Lin博士:

快有五年了6,嗯。他们2011年初推出的SCP-2968-A。

Rudi博士:

这儿的人最早来的是在2009年。这个地方,SCP-2968-B——看来是新出现的。

Lin博士:

那可真有趣了。或者可能这儿最早的灵魂发生了什么,让它们留不过五年或者六年?

Rudi博士:

有可能,有可能。即使没了内心的声音和外在的身体,我还是有些从前的生活模式牢牢附在身上。我想我会蜕去这些,总有一天。也许人们几千年里一直在到达这里,只是最早的人已经发现了什么深景,而我目前还看不到。

Lin博士:

Sam,你会没事的吧?

Rudi博士:

是,是的,当然了。我感觉很好。即使我和你说话的时候,也有一种寂静,一种空无……这听起来可能不太好,但是Wei,我自由了。我的脑壳儿里再也没有那种喋喋不休的声音——我没有脑壳儿了——我就是我自己,就在这里,不论这是哪,就现在。我很自由,我很平和,而且我太幸福了。我可以永远这样下去。我也觉得我会。

Lin博士:

我懂。但要有什么变化,如果无聊变得是回事儿了,告诉我。我会再联系你的。

Rudi博士:

Wei,我知道我们不能让这事这样下去——我们是基金会,而这明显是个异常,不管它能有多好。但是拜托了,试试冥想吧。如果那能让你进入我所在的状态,你就可以靠它过来这边,不用经历,呃,吃异常药物和死掉的那部分。再者,假如这真是开悟者的来世,而不是“自视补”怎么着造出来的东西呢?Wei,你可以加入我的!

事件 2968-4:

2014年11月22日格林尼治标准时间下午1:25时,基金会特工成功突袭并关闭了“自然视界补剂”公司。更多详情请参见行动报告2968-3。与此相关的是,特工人员在突袭前成功建立了通讯管制,据信没有任何信息被传送,包括通过SCP-2968-C。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下午4:13时,异常事件2014-505被归档,报告称月球远侧发生了可观规模的爆炸,基金会月球基地的观测者描述有一个巨大的圆锥形物体由光线覆盖,迅速加速离开月面。直到不久后于11月22日格林尼治标准时间下午4:30进行的采访2968-10,才认识到这起事件与SCP-2968的联系。

访谈 2968-10:

采访者:

Wei Lin博士

受访者:

Samuel Rudi博士(已故)

Lin博士:

嗨,Sam。我们行动了。“自然视界补剂”被关掉了。让我们看看有没有更多人加入你们那儿。

Lin博士:

哦,对了。[已编辑]。

Lin博士:

Sam?

Rudi博士:

证明身份,[已编辑]。干得好。

Rudi博士:

我在呢。而且感觉比上周还要好。

Lin博士:

你回应得比我们之前的会话要慢。我不觉得突袭期间会有什么事能导致这种情况,你在那边分心了?

Rudi博士:

怪了,我什么都没感觉到。你好像确实有延迟。

Lin博士:

好吧,简单测个试。你看到这条就立刻回一条特短的信息。

Rudi博士:

平静(Peace)。

Lin博士:

十秒。

Rudi博士:

我是上发的。时间在这边很好玩,没有心跳或者外部参考,但我就是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减慢连接?

Lin博士:

Sam……我有个想法让人担心,假如SCP-2968-B是一个物理地点,并且正向更远处移动呢?我们知道SCP-2968-C就像一个卫星锅,假如它就是呢?

Rudi博士:

我有个想法,Wei,这会不会是光速的延迟?

Rudi博士:

刚收到你的信息。哈,我猜在我们各自的参照系里,我们都先想到了这个点上。

Lin博士:

这不是我想到过会发生的事。是我说服你加入的

Lin博士:

Sam,我很抱歉。

Rudi博士:

我没事的,我已经超越恐惧了。

Lin博士:

不你美有!我还不知道你要去哪里。你的身体可能还在芬伍德,但你重要的那部分仍然可能会

Lin博士:

我不想猜测。这里是基金会,我见过够多恐怖了,我知道你还没有死透到安全的地步。

Rudi博士:

我并没有超越危险,或许嗯。但是恐惧,受苦?这些都是叙事的把戏,我不会再有这些了。帮我扫描星空吧,找到我,但我会没事的。

Rudi博士:

Wei,让我们再试一下那个时间吧。要多久我都可以等。

Lin博士:

请回复

Rudi博士:

到(Promptly)!

Lin博士:

38秒。

Lin博士:

当初要推个研究员来跳进这汤浑水的是我,我们没法控制死后的D级。弄完那些带子,头些问询我以为这只是些发现了什么的人。我有一篇报告题目起的还是齐柏林飞艇那首歌7,如果你敢信的话。Sam,你快死了,我以为我能救你的。

Lin博士:

不是咒你。

Rudi博士:

Wei,你救了的。

Rudi博士:

不,我从没这么好过。我很镇定,我什么也不想要,现在的平静我在地球上从没有过。是因为“此后幸福”也好这地方的无躯体性也好,我现在都完全是也只是最真实的自己。谢谢你。

Rudi博士:

我们可能谈不了多久了。延迟,还有信号可能会解相干。2968-C和常规技术也没太大区别。

Lin博士:

Sam,我会想你的。我在你的葬礼上讲话时,我没觉得你已经走了。当我说你去了一个更好的地方的时候我内心是在微笑的。我不知道现在你会去往何方,但请保重。拜托了。

Rudi博士:

这是一条即时回复。

Lin博士:

五分钟,你快到火星了。

Lin博士:

有报告说有什么东西从月球上发射出来,我猜那是你们吧。

Lin博士:

Sam?

Lin博士:

再见了

在此次交流后的几个小时中,SCP-2968-C收到了以下消息。传输质量已经劣化,但它们被相信是Samuel Rudi博士的最后讯息。

Rudi博士:

其他一些人陷入沉默了。

Rudi博士:

Wei,我想我们是火箭燃料。

Rudi博士:

请不要害怕。我不怕。

Footnotes1.

译注:

“候选异常”(Candidate Anomaly)的缩写。2.

译注: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3.

译注:

指此世。4.

译注:

NVS, “自然视界补剂”(Natural Vision Supplements)的缩写5.

译注:

“此后幸福”(Happy Hereafter)的缩写6.

译注:

原文为五年,但根据上下文来看,该采访时间为2014年,应只过了三年。7.

译注:

《天堂阶梯》(Stairway To Heaven),齐柏林飞艇乐队名曲,也是本文标题。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