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魂的故事

2019-09-04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还魂是什么

  还魂是人死后灵魂要回家一次,通常在头七会比较多,家属可能会听到一些奇怪的沙沙声,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发出声音,否则去世家属可能会留念人间不愿投胎。

  还魂的故事

  素灵就是云游道人,平常里云游四海,降妖伏魔,逢热闹之地,便会在闹市区中帮人卜卦,处世免灾度厄,行德布善。

  这日赶到一地,见熙熙攘攘,车水,便停住脚来,觅得某处院子,刚将那写着降妖伏魔,免灾度厄的平津帆拿出去,便有个妇女踏入前去。

  “道长,求你救救我小孩吧!”

  那妇女讲究。素灵见她脸色苍白,愁眉锁眼,脸部带著凄凉的神情,双眼铺满有血,好像好长时间都没好好地歇息了。

  那位善人,你小孩出了任何?素灵张口询问道。

  “几天前,我那不够7岁的小孩在大门口玩乐,我还在屋内煮饭,搞好餐后去叫他,却发觉他晕倒在了土里,本认为仅仅小孩人体孱弱引发,并无后患,哪知待小孩醒来后,却越来越痴痴傻傻,失去神志,谁也不别人。”

  那妇女红着眼圈又讲究:“我带他去看过村内的郎中,郎中也看不出来所患何症,给开过几副安眠的汤剂,吃完毫无作用,他爸爸早死,剩我和他不离不弃,现如今他又出事了,可使我如何活啊!”妇女言罢,泪水上溢眼圈,看起来很是难过。

  “善人切莫伤心,能否能一起去有个见你小孩?”

  那妇女点了点点头,抹除泪水,带著素灵往家里去。

  妇女家很是偏僻,两个人七湾八拐,离开了一个半多时辰才到,中途与妇女沟通交流获知,妇女所属村中竟有多位儿童患此痴傻之病,皆无缘无故无故生病,村中流传有妖邪作怪,专吃儿童灵魂,小孩失魂,故越来越痴傻。

  妇女本次就是愿意去距村庄十里外的清莲山顶请一名颇有威望的道士下山,来村中降妖伏魔,救护自身小孩。哪知到山顶后发觉那道人所属的道观寺院闭紧,唤之没有人,只能折回回家,中途正好碰到素灵,见他也是法师,便恳求相帮。

  妇女带著素灵赶到家里,拉开屋门,素灵见屋内有一个儿童,那儿童双眼呆滞,神色滞销品,似失魂通常,嘴中流涎,见许多人来,没什么反映。

  “道长,这就是我那小孩。”妇女叹了口气重,望着痴痴傻傻的大儿子,心里禁不住也是一阵阵伤心,湿透了眼圈。

  素灵以手抚过双眼,开过天眼,向着那儿童放眼望去,却猛的一怔,果真如此,但见那儿童手上三魂已失,七魄尽无,无魂无魄,已成一件行尸之惧。

  素灵将之事告诉他了妇女,妇女听罢,身体晃了三晃,站起不了,摔倒在了土里,泪如雨下,嚎啕大哭。

  “善人莫哭,待我施术,为他聚魂,若他灵魂尚在人世间,未入幽魂,我便能将其招回,给你小孩修复神识。”

  妇女获知小孩尚也有救,猛然喜悦不己,跪地向着素灵拜了又拜。

  素灵忙将妇女搀扶,然后自怀里取下一張咒符,用朱砂笔写上妇女大儿子的时辰八字,又让妇女拔来一条大儿子的头发,包囊在咒符中,咒符无火起火,素灵盘膝坐着,口诵招魂咒:“荡荡游魂,哪里存留,荒山野岭,寺庙树林,枯江河溪,古井荒坟,招魂附身,偿还自身。”

  素灵诵完符咒,眼看咒符燃烬,却一片空白产生,惊诧不已,莫非小孩灵魂已没有人世间?便又点燃一張符,嘴中碎碎念,此次并不是招魂,只是索魂,探索魂之所属,阴阳两界,皆可觅得,然却也是徒劳。

  素灵站站起来,脸色庄重,妇女见此,心里隐约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道长,我小孩的魂儿回家没?”

  素灵长叹一下子,彷徨一会儿,還是告诉他了妇女,“阴阳两界皆寻不上他的灵魂,此类状况,应是早已魂飞魄散了。”

  妇女听后,如遭雷殛,期待毁灭,猛然失声痛哭。

  “人之灵魂粘附于人身安全,人生道路则灵魂在阳,人死则灵魂归阴,绝不会无故消退,之事必有诡异。”素灵心道,忽的1个想法在心里冒了出去,莫非……

  “你那小孩但是阴日阴时生?”

  妇女含着泪点了点点头。

  “果是这般。”素灵讲究:“不但就是你的小孩,别的村中痴傻的小孩亦应是阴日阴时生。”

  妇女摸了泪,讲究:“道长怎得了解?”

  “由于只能阴日阴时生的儿童灵魂,才可做魂灯之油。”

  “魂灯之油?这……这是什么原因?”妇女疑惑,询问道。

  “是这周边许多人在施还魂秘术,以复生去世之士,这还魂秘术须得为逝者点燃一个魂灯,七七四十九日以内魂灯不息,逝者的灵魂便会被从阴曹地府招唤回家,得到再生,仅仅……”

  素灵叹了一下子,然后讲究:“仅仅若愿意这魂灯不息,须得每7日往灯中投一阴日阴时生的儿童灵魂,燃其灵魂,以做灯油,方可让魂灯长燃不息。

  妇女听后,倒吸一大口冷气,想起自身小孩灵魂竟遭此大难,心里哀痛闲暇,对施术者嗔恨不己,哀求素灵惩处妖人,替自身娃儿及其村中多位儿童讨回公道。

  ”竟做下这般伤天害理的事,施此邪术,我定不可以饶他。“素灵心里也怨恨不己,然却又一些疑惑,这还魂秘术有驳天理,甚为逆天而行,施术者必遭天谴,苦果一身,遭报应,正是如此,还魂秘术很少有在用,如此苦果那施术者不容易不知道,却又为什么做此傻事?

  素灵虽心存疑虑,却也仍未只想,待将那妖人降伏,任何便可了解。

  素灵问妇女村中现有几位儿童被害,妇女知之有误,素灵活在村中查访,获知算上妇女的小孩,现有6名儿童失魂。

  ”若想进行这还魂秘术,尚差一儿童灵魂,我正可刻舟求剑。“

  素灵此前在查访中获知,村中正好仅存一位儿童为阴日阴时生,因此便在哪儿童出门玩乐之际躲藏在其附近守卫,等候施术之士前去索魂。

  接连二天毫无动静,第三日,那儿童已经自己门口玩乐,一法师穿着打扮的人离开了回来,前俯后仰几番,见四下没有人,取出一幡,远远地向着儿童挥了挥,儿童便摔倒在了土里,素灵开过天眼,见到儿童灵魂离身,幽幽向着道长飘去。

  ”何处妖人,胆敢用此邪术,坏我道门知名度。“素灵一下暴喝,自树后窜出,手上持剑向那道人斩去。

  道长受惊吓,招魂幡落地式,儿童的灵魂又重返身体,道长见势不妙,撒腿便逃,素灵紧追不舍,道长见甩脱不出,嘴中碎碎念,缩地成寸,霎时间已赶到一山间,山间有一个道观,道长进了道观,然后闭紧观门。

  ”雕小技。“素灵见道长失去踪迹,冷哼一下。亦随着消退。

  一会儿以后,素灵赶到那山间道观前,他看过看道观门口挂着的横匾,上边写着清莲山青云观,手起,一条剑光掠过,横匾连同着观门被对半分,寺院顷刻坍塌。

  ”道友何苦欺人太甚!“1个响声自观中传出。

  ”谁与你也是道友!你这邪魔外道,摄人魂魄,使出邪术,做下伤天害理的事,人人得而诛之。“素灵一歩迈入观中,朝着道长所属的房子去。

  ”我也是无可奈何。“那道人传出悲痛,讲究:”彼此无冤无仇,你又何苦管此是。“

  ”休再好言,赶快出去受死。“

  素灵历声喝道,见那道人在屋内久不答复,手上之剑越来越赤红,绽开西安,猛的往前斩去,一条剑光自剑中挥出,耀人双眼,径自朝着道长所属的房子飞去,惊心动魄之时,屋内飞出去一張咒符,化作一条幻影天然屏障,将那剑光遮挡。

  素灵甚为诧异,这法师倒还真一些修为,”我倒要看一下你可以撑住及时!“素灵将手上之剑抛起来,剑不落地式,反而半空中滴溜溜转个不断,剑身排出火苗,炙热逼人,素灵嘴中诵咒,施术御剑向着天然屏障刺去,那剑宛如一条幻影,霎时间将天然屏障摧毁。

  然这时屋内骤然飞出去无数张咒符,这些咒符闪着绿色光,向着素灵飞进,素灵脚踩巽位,猛的吹出来一下子来,猛然化为一阵阵疾风,将咒符如数吹开,这些咒符半空中爆裂,曝出团团火苗。

  两个人交锋,虽你来我往,危成关系攻防,其实素灵时时处处抑制道长,道长已成技穷,屋内传出悲痛。

  素灵破门而入,看到道长,他盘膝正坐于屋内,背朝素灵,在他身边香案

  素灵破门而入,见到道人,他盘膝端坐于屋中,背朝素灵,在他身旁香案上有一盏魂灯,灯火甚微,忽明忽暗。

  素灵以剑指向道人:”今日便要将你诛杀在此,替天行道,还那些失魂的孩童一个公道。“

  道人久久未言语,却陡然发难,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持一把利剑刺向素灵,拼死一搏。

  素灵见此,双目绽放精光,挥剑格挡,且不说两人实力相差甚远,单说两人所使之剑便是天渊之别,素灵所用,乃是天下鲜有之神兵,吹毛断发,削铁如泥,而那道人所用不过区区一柄稍显锋利的凡兵,两者不可相提并论,故两剑相触,发出一清脆的声响,道人所使之剑应声而断,断刃迸射出去,划开道人发髻,道人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素灵挥剑,余势未消,划出一道剑光,恰将那魂灯斩灭,道人见此,怔怔望着那魂灯,心中万念俱灰,手中断剑掉落在了地上。

  ”为何要做这等蠢事?“素灵厉声问道:”施这还魂之术必遭天谴你不会不知,又为何要执意如此?“

  道人恍若失魂,踉踉跄跄向里屋走去,素灵随之进去,见屋中有张床,床上躺着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已经死去。

  ”因为她是我女儿。“道人望着那小女孩,眼中满是慈爱,”因为我说过,要保护她一世周全,因为我说过,绝不会让她死。“

  道人坐在床边,轻抚着那小女孩的额头,自顾自的说着,好似在呓语一般,”初次见她时,她尚不足两岁,时逢乱世,又遇天灾,百姓流离失所,自顾不暇,她被人弃于树下,我见她可怜,便将之收留。“

  ”初时以师徒相称,然她每逢见其他孩童有父母疼爱,便黯然神伤,小小的年纪,独自坐在石头上不言不语,我哄她,哄着哄着她却哭了,越发的伤心,我心中怜悯,便诓骗她是她父亲,她这才破涕为笑,唤我父亲,第一次听到她用稚嫩的声音如此喊我,我才知道,这两个字是这般动听,竟让我修行多年,波澜不惊的心中漾起涟漪,那时我便发誓,定要好好待她,护她周全。那一年,她三岁。

  道人说着说着,脸上漾起了笑意。

  “我带着她云游四海,降妖伏魔,救济世人,她很是乖巧,无论走多远的路,哪怕脚上磨出了泡,也不哭不闹,还要帮我拿酒葫芦哩!”

  “在她五岁那年,我与妖魔打斗,受了伤,血流不止,她以为我要死了,哭的稀里哗啦,然后将兜中所有饴糖拿了出来,说要给我吃,还许愿说只要我不死,让她以后再也不吃饴糖也可以,此后她果然再没吃过,她说只要再吃饴糖的话,我就会死。

  待我伤好后,她说什么也不随我云游去了,她说路上全是妖怪,我要是被妖怪吃了,她就没有亲人了,她会难过的。”

  “我说不走了,我们不走了,什么降妖除魔,什么救济世人,都比不上你。”

  “我们在山上建了道观,安定下来,闲暇时便到山下替人消灾解难,祛病救人。我以为会一直就这么安宁的过下去,就这么慢慢看着她长大。如果这样,那该多好啊!”

  “但就在一年后,她患了病,久治不愈,我为她卜了一卦,造化弄人,卦象显示她无根无源,为天地间一丝灵蕴所化魂魄转世,然大道之外,是为孽魂,注定早死,且世世凄苦无依。”

  道人说到这里,眼中满是悲哀,“我又怎能放手,任凭她魂魄流离。”

  “爹爹,我要死了吗?爹爹,我死后就见不到你了吗?爹爹,不要把我埋到地下好不好,我怕黑。”

  “爹爹不会让你死的。我如是说道。”

  “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不会让你死的,哪怕变成邪魔,哪怕遭人唾弃,哪怕堕入地狱。因为我是你的父亲,我要护你周全,让你一世无忧。”

  道人说着说着,不觉已是泪流满面,“是爹爹无能,无法救你。”

  素灵听罢,顿觉得心中五味杂陈,他是一个所作所为皆为女儿的良善父亲,却也是一个害人孩童取人魂魄的歹毒道人,长叹一声,对其说道:“你一心只为复活自己女儿,却害了他人的孩子,他们心中的悲痛,岂不与你一样,你以一己之私,做下如此错事,便要承受其恶果。赎其罪孽。”

  素灵手中拿剑,指向道人。

  “动手吧!”道人淡然说道:“我所犯之罪孽,自当偿还,但我并不后悔。”

  素灵的剑,却始终没有落下,“此事若是换做自己,当该如何?”素灵不敢细想,他将剑收回了鞘中,刚欲要离去,却见那道人将一张火符贴在了自己身上,道人身上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你既不得活,为父便去死,下一世,我再来护你,定不会让你孤苦无依。”

  火光中,他看到在崎岖的山路上,一个道人手中领着一个小女孩,“爹爹,我们要去哪儿啊!”

  “去降妖除魔,救济世人啊!”

  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那是道人眼中最后的画面。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