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家教

2018-04-01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桌子下的手
    李晓雪卧病在床好几天了。她看上去有些苍白,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此时,她拉住了姚怡萌的手,幽幽地说:“姚怡萌,我生病了,你能不能替我去做家教?我和那户人家说好了的,你可得帮我这个忙啊!”
    说句心里话,姚怡荫和李晓雪不过是普通的大学同学关系,彼此之间并不了解。但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李晓雪生了病之后却咬定了要让姚怡荫替自己去做家教。她的话很有说服力:“你是个富于责任心的人,是最合适的人选。更何况,这一家给出了相当高的报酬呢。”
    正是这个高报酬深深地吸引了姚怡萌,毕竟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于是,姚怡萌不再犹豫,爽快地答应了。当她接过了写着家教地址的纸条向外走时,李晓雪突然叫住了她:“姚怡萌,记住一点。不要轻易碰那个小孩——那个叫思思的小孩。”
    姚怡荫没明白这个意思,于是她一头雾水地出发了。
    思思的家有些偏远,幸好姚怡荫提前一个小时出发。她倒换了好几路公交车,才来到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这里坐落着几栋小别墅,幽静之中有一种肃杀的氛围。姚怡萌顺着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了思思住的别墅。然而,一进院门,她不禁吓得叫出声来。

    这是个相当大的院子,院内长着齐腰高的荒草,绿得令人惊异。最恐怖的是,草丛里错落地立着几块灰白色的石碑。如果姚怡萌没有看错的话,那都是——墓碑!
    谁会把坟旁谧约以鹤幽兀慷一褂姓饷炊啵∫︹癫唤行┖ε铝耍倌克耐饫锪鋈擞岸济挥小
    这哪里像高档别墅区,倒像是一片公墓。
    姚怡萌不想呆在这么恐怖的院子里,所以,尽管她提前半个小时到达,但她还是决定先进屋再说。正在这个时候,房门像是读懂了姚怡萌的心声,伴随着尖厉的“吱呀”一声,房门缓缓地打开了。一股寒气从房门里喷出,让姚怡荫顿时打了一个寒战。
    “为了那笔钱,我也得去。”虽然有些害怕,姚怡荫还是咬着牙走了进去。
    房子内部很空旷,装修也极其奢华。但是这房子虽然漂亮,却没有丝毫人气。姚怡葫一连唤了几声,也没有人来招呼她。她只能硬着头皮向里走,看到一间像是书房的屋子,就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这果然是书房。房内,有一个小男孩正背对着姚怡萌坐着。他面前有一个漂亮的黑胡桃木书桌,闪着耀眼的光,不知道为什么,这书桌让姚怡萌想起了棺材。
    “喂,你是思思吗?我是你的家教老师。”姚怡萌一边说,一边向孩子靠近。
    突然,姚怡萌呆住不动了。因为,她看到书桌下面居然伸出了一只苍白细长的手,那手呈攫取的姿态,缓缓地向姚怡萌逼近。手越伸越长,既而露出了一个枯瘦的女人身体,还有一张青紫色的脸。那女人显然看到了姚怡萌,她咧开嘴一笑,一道黑血淌了出来。
    “啊!”姚怡萌尖叫一声。她再也顾不得面前的小男孩,也顾不得那笔高报酬,飞一般地逃走了。

    
    死去的姐姐
    直到坐上公交车,姚怡萌那狂跳的心才勉强平静下来。这件事让她越想越气,于是她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向李晓雪抱怨。这个时候,一条短信出现在姚怡萌面前,正是李晓雪发来的:“有件事忘记提醒你了。千万不要提前进房子。否则,你就会看到不该看的。”
    “后炮!”下车之后,姚怡萌气势汹汹地冲进医院,张口就骂。病床上的李晓雪一脸愧色,她不住地道歉:“实在是对不起。我病得厉害,就把这件重要的事儿给忘了,害你受了惊吓。”
    “可是,为什么我会在书桌下面看到那么恐怖的东西呢?”姚怡萌问道。

    李晓雪皱着眉头说:“你看到的那个女,其实是思思的姐姐。几个月前,这个姐姐和思思玩捉迷藏,她躲在书桌下面,思思一直没有找到她。正当思思急得哭起来的时候,不知从哪爬来的毒蛇,把姐姐咬了一口,姐姐当场就死了。从那之后,这个姐姐总是徘徊在思思的书桌下面,可能是舍不得弟弟吧。”
    “难道,以后做家教都要和那个女鬼在一起?”姚怡萌瞪着眼睛问。
    “不会的,这女鬼也很懂事的。她知道每天六点有家教来,所以六点之后她就不见了。这正是我不让你提前去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姚怡萌虽然还是很生李晓雪的气,但是心里觉得这个工作还是很不错的。李晓雪也趁机进言:“只要你按时去,哪怕晚一点儿昵,也不会遇见这种事的。”
    正在这个时候,思思的爸爸也打电话来了。他叫李明先,是一位老板,却一点老板的架子都没有,态度非常诚恳。他说:“姚怡萌同学,实在是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我决定把工资翻一番,希望你明天能继续来。”
    翻一番的工资很有吸引力。于是,姚怡萌假装抱怨了几句,就应了下来。
    正在这个时候,李晓雪不失时机地补充道:“不过,千万记得我说的话。家教过程中,千万不要碰那个孩子。”

    
    那是谁的椅子
    这一次,姚怡萌没有提前去。她掐着表,准时到达了那个有着荒草墓碑的院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推开了门。
    果然还是和昨天一样,房间里出奇的冷。这次她已经不那么慌张了,轻车熟路地走进了书房。书房内,思思还是背对着姚怡萌,坐在棺材样的大书桌前。不同的是,书桌下的女鬼已经不见了。
    “这下我可放心了。”姚怡萌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她看到思思身边放了一把空椅子,便很自然地坐下了。
    “今天,我们来讲数学。”姚怡萌拿出了课本。
    这个时候,思思转过了头。这是姚怡萌第一次正面看思思的脸:这个男孩大约六七岁的样子,长得很漂亮,雪白的皮肤,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然而,正是这雪白和乌黑的对照,让人觉得很害怕。
    思思眨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然后冷冷地问:“你不觉得不舒服吗?”
    这句话提醒了姚怡萌:她确实觉得很不舒服。从一坐下起,她就感觉有一双冰冷的手在推她,而且不停地推。她调整了一个姿态,那种感觉还是存在着,而且她恍惚听到一个幽幽的声音在说:“起来,起来……”

    姚怡萌不由地低下头,只见一双青紫色的手正从椅子里伸出来,紧紧地环绕在姚怡萌的腰间。正是这双手在推着姚怡荫,让姚怡荫起来。
    “妈啊!”姚恰萌吓得跳了起来。那个叫思思的孩子依旧冷冷地看着姚怡萌,而且嘴边似乎还带着一抹嘲讽的笑。
    姚怡荫可顾不得这个孩子了,那双青紫的手让她全身都涌出了鸡皮疙瘩。她来不及和思思交待,就急匆匆地跑掉了。背后,那个幽幽的声音似乎还在说:“起来,起来……”
    跑到公交车上,姚怡萌再一次感觉到了安全。她掏出手机,只见一个小时前李晓雪就给自己发了短信,可是自己并没有听到铃声。短信是这样写的:“还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思思身边的空椅子不要随便坐,那不一定是留给你的。”
    看了这条短信,姚怡萌又气又恨。她再次来到医院,向李晓雪大发脾气。
    李晓雪却也觉得委屈:“我明明给你发了短信,你不看,却又来怪我。不过,这件事确实诡异。那把椅子不是给你的,是给思思的姐姐的。”
    “藏在桌下的那个姐姐?”姚怡葫追问。
    “不是,是另外一个。”李晓雪叹了一口气,“说来也奇怪。思思还有一个姐姐,也是被毒蛇咬死的。思思的姐姐正和思思一起坐在书桌前学习。当时,思思的姐姐怪思思不认真读书,训斥了他几句。正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爬来了一条毒蛇,就把姐姐咬死了。从那之后,思思的身边总是摆着姐姐的椅子。你贸然坐上去,就是抢了人家的椅子,自然会被女鬼推下来。”#
    两个姐姐,都被毒蛇咬死了。这让姚怡萌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她皱着眉头说:“虽然思思家门前有一大片荒草地,但是也不至于有那么多毒蛇吧!”
    “你看到那边草地了?那里的墓碑都是思思的姐姐们的。”李晓雪补充道,“最诡异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思思所有的姐姐,都是被毒蛇咬死的!”

    
    于是,李晓雪缓缓地开始了讲述:
    两年前,思思和姐姐一起吃饭。在饭厅里,思思和姐姐不知道为什么争吵了几句,然后,就被毒蛇咬了一口,当场就死了。从郡之后,在饭厅里经常能够看到那个姐姐的身影。如果李明先留你吃饭,你千万不要答应。
    一年半之前,又有一个姐姐倒了霉。当时,她正和思思一起立在窗前看星空,她想教思思如何识别星座,可是恩思无论如何也学不会。也就在这个时候,毒蛇出现了,咬了姐姐一口……因此,下次你去恩思家的时候,千万不要盯着他家的窗子看。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会看到那个女人立在窗口,咧开血淋淋的嘴向你微笑。
    六个月之前,有一个姐姐弹钢琴的时候被毒蛇咬死了。她也许是想教思思学音阶吧,不过思思没有学会,倒把毒蛇引来了。所以,如果你在思思家里听到莫名其妙的钢琴声,可不要循着琴声寻找啊。你会在钢琴前看到一具僵硬的女尸的。
    四个月之前……
    昕了这些话,姚怡萌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她不知道思思哪来这么多姐姐,而这些姐姐怎么会如此巧合地都死于毒蛇之口昵?这些诡异的往事,让她对思思的家望而却步,她拉住李晓雪的手说:“这个家教谁爱做就去做吧,反正我是不去了。我害怕!”

    “你可不能这样啊!”李晓雪也有些慌了,她的脸上现出了哀求的表情,“我都答应人家了,如果你不去,我再找谁代替呢?这样吧,咱们打电话给李明先,让他给你加钱。”
    “加钱我也不……”姚怡萌正要反驳,病房的门却被推开了。从门外走进来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他看上去非常和气,让人一见就会失去防备之心。他先向姚怡荫深深地鞠了个躬,然后说:“对不起,今天又把你吓到了。刚刚李晓雪的话我都听见了,那确实是我们家的特殊情况。不知道我们家犯了什么邪气,居然死了这么多姐姐。因为这件事,思思也很伤心,所以他不爱说话,看上去也怪怪的。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他受到良好的教育。我恳求你不要放弃他。”
    “可是你们家太恐怖了。”姚怡萌虽然如此抱怨,实际上,李明先的态度已经让她动摇了。
    李明先急忙再进一步说:“既然这样,我把价钱提高到原来的五倍。怎么样?”
    “五倍?”这个价钱让姚怡萌想都不敢想。李晓雪适时地劝说道:“姚怡荫,你可一定得去。这么好的价钱,如果我没有生病,我也一定会去的。反正他家的那些禁忌你也都知道了,只要你小心一点,不会有问题的。只要你记得,千万不要碰那个孩子。”
    这样一来,姚怡萌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她的脸色开始缓和,而且和李明先交流了一些关于子女教育的问题,二人相谈甚欢,这让姚怡萌彻底放下心来。
    不过,当李明先快要离开的时候,姚怡萌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个巧合你发现了没有。似乎每个姐姐,都是在和思思发生不愉快的时候被毒蛇咬了。那么,这会不会和思思有关呢?”
    一向和气的李明先,居然在听了这句话之后非常生气。他扭过头来恶狠狠地吼:“不许你诬谄我的孩子!”
    姚怡萌顿时被吓得噤了声。

    
    你也是姐姐
    又一次站在思思家的院子里,姚怡萌不由地打了一个寒战。她看了看腕上的表,早了十五分钟。
    “可不能提前进去。”姚怡荫在心底暗暗地对自己说。可是,立在院子里又太无聊了,想到昨天李晓雪讲过的那N个姐姐的故事,姚怡萌不禁对院子里这些墓碑发生了兴趣。她想看看那些女孩的样子。
    于是,她壮着胆子靠近那些墓碑,仔细看墓碑上的照片。果然,死去的都是一些年轻的女孩子,她们无一例外都有灿烂的笑容,让人不忍想到她们的早逝。姚怡萌看得心里酸酸的,她正要抹抹眼眶,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这些女孩并不同姓。而且名字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她们不都是思思的姐姐吗?那么她们的名字应当是有关联的,虽然不必都同姓,但也不应当像现在这样风马牛不相及啊。想到这里,姚怡萌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厉害,她不禁抬起头来思考。
    她的目光,正落在了别墅的窗子上。在那里,站着一个瘦削的女孩,全身都裹着白色的袍子,她咧开了嘴巴,淌出了一道黑血。

    “我的妈啊!我差点忘了李晓雪的话。”姚怡萌急忙把目光从窗子上移开。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她便整理一下衣服,向着房间走去。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冰冷而无生气。思思也像木偶一样静静地坐在书桌前,旁边放着那把不能坐的空椅子。
    姚怡荫学得乖多了,她没有坐下,而是问思思:“我能坐哪把椅子昵?”
    思思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很乖巧地搬来了一把新椅子。姚怡荫松了一口气:看来思思并不是个坏孩子。于是她掏出课本来,指着唐诗部分说道:“今天我们还学背这首诗。”
    思思扭过脸来,一双深似潭水的黑眼睛死死地盯着姚怡萌。
    姚怡萌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了,她急忙把目光移向课本:“我念一句,你跟一句,好不好?黄河远上白云间……”
    思思一动也不动,丝毫没有跟读的意思。
    “来啊,跟着我念啊。黄河远上白云间。”姚怡萌催促道。
    思思那苍白的脸上,居然堆起了一丝嘲弄的笑。
    姚怡萌不禁有些急了:“说话啊!黄河远上白云间!”
    思思还是一动不动,像个布娃娃。
    这种孩子姚怡萌还从来没有见过昵,她有些生气,便用手推了一下思思,以示提醒。
    然而就是这一下,让姚怡萌顿时后悔了。从思思的身上传来了一股令人颤抖的寒意,那摸上去并不像是皮肤,反倒像是冰块。不!冰块没有这么柔软,那感觉像是冰冻过的兽皮!
    也就是在这个瞬间,姚怡萌的脑海里闪过了李晓雪三番五次嘱咐的话:“千万不要碰那个叫思思的孩子!”

    
    为什么不能碰?难道这个孩子……
    突然,仿佛炸雷般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你居然敢动我的孩子!”
    姚怡萌受惊回头,只见李明先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他完全失去了往日那和气儒雅的样子,倒像是一头发了疯的野兽。他伸出两只铁钳般的手,向着姚怡萌的喉咙扼来。
    “我没有!”姚怡荫想要辩解,却已经来不及。她只顾着逃开李明先的手,同时跌跌撞撞地向大门跑去。刚刚跑到门口,那沉重的木门居然自动关闭了。
    完了!姚怡萌在心底暗暗地说。面前的李明先显然已经觉察到姚怡萌不利的处境,他放慢了脚步,用一种嘲弄的语气说:“你动了我的孩子,你还能活着跑出去吗?”
    “我没有,我只是碰了他一下,想提醒他……”姚怡萌努力地解释着。
    然而李明先完全不听这些话,他愤怒地说:“你们这些家教,没有一个是好人!曾经有一个家教,在吃饭的时候居然说我的孩子挑食。我当即杀死了她。”

    姚怡荫心里一惊,她想起了李晓雪说的故事:两年前,思思和姐姐一起吃饭。在饭厅里,思思和姐姐不知道为什么争吵了几句,然后,就被毒蛇咬了一口,当场就死了。
    李明先接着说:“还有一个家教让思思学习识别星座,思思只是个小孩子,自然学得慢。那个家教居然拍了思思的脑袋,她太可恨了,我也杀了她。”
    一年半之前,又有一个姐姐倒了霉。当时,她正和思思一起立在窗前看星空,她想教思思如何识别星座,可是思思无论如何也学不会。也就在这个时候,毒蛇出现了,咬了姐姐一口。
    “一年之前,有一个家教来辅导思思钢琴,思思不过是懒得弹,她居然去扯思恩的手。这样的人,我怎么能不杀?还有那个和思思捉迷藏的家教,她藏在书桌下,思思找不到她而大哭起来,我不能让思思受这样的委屈!”
    六个月之前,有一个姐姐弹钢琴的时候被毒蛇咬死了。她也许是想教思思学音阶吧,不过思思没有学会,倒把毒蛇引来了。
    “还有那个和思思一起学习的家教,更可恶……”
    听着李明先细数着家教们的罪状,姚怡萌把她们和李晓雪故事里的“姐姐”恰好一一对应起来了。现在,姚怡萌终于明白了:那些“姐姐”其实就是家教!她们并没有做错什么,可是遇见了这个奇怪的思思,和这个变态的李明先,她们都不幸地丢掉了性命。
    这个时候,李明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在姚怡萌的面前晃了晃:“我的思思是最可爱的孩子,可是,他七岁那年就死了。我费了好大劲儿,晚上冰冻他的尸体,白天找道士作法,才让他在这个世界上继续生长。这样的孩子,我能不多疼他一些吗?”
    “你这个疯子!”姚怡萌叫了起来。
    然而,再叫什么都没有用了。李明先打开了盒子,从里面爬出了色彩斑斓的一条蛇。如果姚怡萌没有看错的话,那是毒蛇。

    
    故事还在继续
    李晓雪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色惹人怜爱,她对面前的女孩说:“朱虹,这次你一定得帮我。替我去做一段时间的家教吧。”
    面前这个叫朱虹的女孩有些犹豫。李晓雪急忙补充道:“他家给的报酬非常高,你一定会满意的。”听了这话,朱虹终于点了点头:“那好吧。其实我不爱做家教的,怕遇见不菩的家长。但是,既然这家你做过,那一定不错,把地址给我吧。”
    李晓雪把事先准备好的纸条给了朱虹,然后目送着朱虹离开。当朱虹关上房门之后,李晓雪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她感觉很累,却没有办法。她只有通过这个方式,才能给弟弟找到家教。否则的话,一般女生是不会到那么偏僻的地方去兼职的。
    原来,李晓雪才是思思真正的姐姐,也是唯一的姐姐。

    自从思思死了之后,父亲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用那种恶心的办法留住了思思的肉体,而且痴心妄想地让思思接受教育。思思自然不能进学校,所以一个又一个年轻的女生以家教的身份走进了这座荒凉的别墅,也走进了自己的坟墓。李晓雪于心不忍,但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父亲已经疯了,还有什么能够阻止他吗?
    一个半小时之后,朱虹站在了一座豪华却没有生气的别墅前。那里荒草丛生,几座墓碑错落有致。朱虹有些害怕,但她还是壮着胆子走了进去。刚刚推开门,一股寒意就从背后升腾起来,令她全身都涌出了鸡皮疙瘩。她急忙回头:只见一个全身青紫的女孩,正立在门后,对着她诡异地笑着。
    “妈啊!”朱虹尖叫着冲出了别墅。
    跑出了几百步之后,她掏出手机质问李晓雪:“怎么回事?这房子里有鬼!”
    李晓雪心里一惊,她知道朱虹刚刚看到的鬼,正是被毒蛇咬死于门后的姚怡萌。于是李晓雪镇静地说:“对不起啊,这件事我忘了说。思思曾经有个姐姐,即将出门的时候,居然被毒蛇咬死了……”
    听了李晓雪的解释,朱虹终于平复下来。她想到了那笔高报酬,又不禁犹豫了。
    “去吧。”李晓雪在电话那头鼓励她。
    于是,朱虹挂断了电话,鼓足了勇气,向着那片荒烟蔓草而去。
    家教的故事,还在继续……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