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灵异事件 >

南京溧水灵异事件

2018-01-05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06年4月,我和我的搭档K(一个香港老男人,特阴,种种事情都由他而起)还有一个台湾人F,我们是同事,一起到南京溧水县出差。这是当月我去溧水的第二次,住在溧水中心大酒店,我和搭档住隔壁,楼下住的是台湾同事。

  第二天清早我们去了溧水县的无想山,山上是无想寺,新寺庙在山脚,老寺庙在山顶,已经废弃了。我们是开车上山的,快到山顶,有一个天池,我们就在这下车了,据说这也是火山湖,周围青山绿水,景色不错。可惜当时一大群小学生在春游,吵闹的厉害。K 在这个时候对我说:“你说怎么不淹死几个”我本来想说这样的池子每年不淹死几个才怪,但是突然觉得说S不大吉利,就说“应该每年都有几个吧”。

  我们绕着湖在走,草地上平躺着几块木牌“江南第一池”K抓着牌子要往湖里扔,我们制止了他。他那天巨兴奋,又是用树枝打水又是往水里扔石头,好歹也奔五张的人了。走之前我和K还有F在水边站了一会,看见一个小朋友蹲在水边舀水喝,他的同学走过来不让他用瓶子装水。

  看了看我们就上车准备下山去水库吃饭了,刚回到车里,发现一只蜜蜂嗡嗡地在车里飞,K和我坐后排,F在副驾驶坐着,K要打蜜蜂,我拦住了他,我们开着窗,蜜蜂好像是飞出去了。车开了,一路上都不顺,出山门人家拦我们的车,好容易走脱了,开了40分钟才知道走错水库了,K更是在车上大放厥词,我都烦他了,他不停念叨车翻了我们死了值不值的等等。总算到了吃了饭,从饭店走出来,外面太阳特大,晒的我一阵眩晕。F的老家在溧水边上的镇子里,他的姑姑现在都80多了,所以F请我们去他姑姑家看看,我说我不行了我得回酒店睡觉。于是我在酒店就下车了。K和F就去了F的姑姑家。

  我回到酒店把窗帘都拉好,洗了澡就钻被窝了。睡着没多长时间,K给我电话,说他和F都在他房间了。我看了看表14点20左右的样子,没过五分钟,丫(想起来就是气,没法不用粗口)又来电话了,没什么事,让我别忘记做周报,现在想起来那天应该是周四。我挂了电话我昏昏沉沉进入梦乡。我仿佛又回到了中午水库边上的饭店,远远飘来一个人给我说F的坏话,我根本不相信,然后那个人的四肢都消失了,只有一个男人头和一件白衬衫漂浮在空中。我看着露天的楼梯扶手上搭的被子,被子一点点在凸起,是三个人头的形状。我很紧张,觉得自己醒了,看见F和他的朋友都在我房间,紧挨着洗手间的墙,说是抓,突然一个穿白衣服的女鬼从洗手间走出来,我不敢看,但是我能感觉到,白衣服、黑色长发掩住了脸,我怕极了,赶紧趴在床上,闭紧眼睛。我一下子意识到这还是梦,我得醒来,挣扎了一会,总算醒了,醒来我觉得我心跳的厉害,在床上趴了一分钟我赶紧跳起来把窗帘拉开,迅速穿上衣服,出了房间,狂敲隔壁的门。

  F的朋友给我开的门,F正坐在电脑前面苦写周报,K在床上午睡。F问我怎么了,我说我被鬼压了唠唠叨叨给他说了一遍。K突然醒来了,他说“F,你赶紧帮她看看吧,她脸都白了”。F去了我的房间,我跟在他后面,F从洗手间拿了杯子装了点清水开始撒净(就是边念咒语边撒水,台湾人大都对阴阳懂一点)。撒完,他问我是不是中午没敲门就进去了,床上潮不潮,我说我是没敲门,床上倒是不潮。他说他看到了个小黑影子,很小,象小孩。

  我当时狂晕,于是也不睡觉了,开着门上网写周报。看了看表当时是下午3点。

  下午K回了上海,F把楼下房间退了,搬到了我隔壁。

  晚上腐败完回酒店,我坚持让F先去我的房间看看,F没办法,帮我看了看,说真的没事了,我这才放心地进门,放下包给我妈妈打电话,还没说两句,急促的敲门声就响起来,我挂了电话,去开门,门一开,F就冲进来,也不理我又是一通撒净。做完以后才告诉我,说那个小东西交上朋友了,他在隔壁看到一小两大三个黑影从他那到我房间来了,当时我是暴寒。他告诉我现在应该没事了,晚上该干吗干吗,关电视关灯睡觉。

  他回他房间了,我在房间就难受了,我属于比较强的那种,有人看过我的八字,说要是我阳气十足能碰上这样的灵异事件真的属于罕见。

  这晚上难熬啊,我依照F的嘱咐关了灯关了电视,睡觉,但是能觉得出来身上、脑袋上一块一块的发麻,面积不大,半个巴掌大小,这麻一下那麻一下,象是有东西爬来爬去。(参照莲蓬鬼话上醉里挑灯看针的帖子中描述的那种粘和沉的感觉)从后背到脑袋,有时在脸上。当时我怀疑自己快半身不遂了。

  夜里三点多实在熬不住了,给F的房间打电话,F迷迷糊糊的让我过去拿宝贝,我第一时间在他门口等着,F从门缝递给我一个红塑料皮的小包,说里面装了护身符,但是我不能拿出来看,把这个放身上睡就行。

  我赶紧回房间,重新躺下,打开电视,灯也没关就准备睡了,果真睡着了,还算安稳。早上九点我醒了,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电视还开着,从江苏台换四川台了。遥控器在我边上的俩摞着的枕头上放着呢,我睡的可是大床房,枕头离我远着呢我发誓我昨晚上肯定看的不是四川台。

  反正天亮了我就不怕了。该工作工作。但是走之前我坚持和F换了房间,把护身符也还给他了。

  中午吃完饭回到酒店就进了新换的房间。下午两点半约了一个局长来我房间谈合作,所以中午我还能躺会,我这个累啊,赶紧睡吧,可是还是睡不着啊,麻嗖嗖的感觉又来了,从这爬到那从那爬到这。我都快气哭了,坐起来就说:“你这么对我没用啊,该找谁找谁,我没招你没惹你的”说完又躺下,这次有点用了,一会又不行了,我这个后悔啊,我平常出差都戴着玉佛的,雍和宫开了光的,就这次忘了。

  屋子里是越来越阴冷,没办法,我就起来了,好容易熬到那局长来了。我真正体会了啥叫官气十足,局长一来,我屋子里都不冷了,F也到我房间来一起谈事,谈了一个小时,局长该走了,我就盼着他别走,天助我,下起瓢泼大雨了,雨大的厉害,天都黑了。又过了四十分钟,接局长的车来了,我们这才把局长送走。

  我和F回到我的房间,我告诉F,别说这房间什么都没有,肯定有。F没办法,只好答应帮我再弄弄,我就自顾自上网,他在沙发上闭目打坐。我看着F走到我的床尾,坐下来,闭着眼冲着电视机的柜子念念有词,这时候,房间的灯灭了一下大约2秒钟又亮了,我们俩离电源至少2米,我肯定房间所有的电都断了,因为我的笔记本滴了一下表明开始用电池了,又滴了一次表明开始用电源。

  我也不敢看F了,转过身趴在窗台上,F这时候把护身符拿出来,在房间里照啊照的,我看着床外,下巴上开始发麻,恐惧实在让我坚持不住了,只好坐沙发上了,F这时候还在照,坐我边上的沙发,这时候我才看到他的护身符是一张金卡,F拿着卡对着我这边的窗户,突然告诉我“好了”。

  我是长出一口气,他让我猜是什么,我说猜不出,他告诉我不是鬼,应该算是“灵”,一只小猴子的灵,应该修的有点道行了。他说现在他就收在卡里,问我看不看,我很怀疑我能不能看见,他说那就不知道了,反正他能看见。我凑过去看,看到的反射出来的后面的白纱窗帘,我又换个角度,看到的是F,我再换个角度,看到的是我这辈子都忘记不了的影像:一个小猴子的脸,从眉毛到上嘴唇的部分,眼睛上下都黑漆漆的,但是眼神还是有点哀怨,我之所以能肯定是猴子,因为猴子的脸上有个不长毛的桃子形状。太震撼了!

  F告诉我这猴子会被菩萨渡走的。为了稳定我的情绪我们又聊了大概半小时才准备下楼吃饭。当时我腿都软了。我们坐电梯下楼,电梯里有一个人,我们三个都站在电梯最里边,这时候电梯却开始语音报错:“请勿挡住电梯门”,其实电梯门口什么都没有。我们等了一会,电梯门总算关上了。

  晚上回到房间,看了看自己,眼圈都黑了,人好像一下萎靡了好多。不过这次出差的灵异经历就此结束了。

  后来我们总结,是因为K惹了那些精灵,跟着他回到酒店的,因为那天他给我打完电话倒头就睡,他自己说好像虚脱一样。无想山是个神奇的地方,据说当初乾隆下江南走到这里看风景太美不想走了,所以叫无想山,在这里传说有很多人修炼成仙。F还告诉我那天喝水那个小孩子要是不被同学阻止就会被水鬼拉下去,他看到只差一点点,那小孩子就要被抓住了。

  我还有个心得就是谁说灵异只是晚上才出现啊。

  再说一个有趣的小插曲,五一的时候,我男友到上海找我,和我又去了无想山,在天池边上坐着喝茶,有一个人在湖边钓鱼,突然起了一阵水卷,大约2米高,持续了1分钟,把那钓鱼人的帽子卷到了湖里,水龙卷就突然消失了,我们都知道这是因为强烈的空气对流,但是就连在着开了几年茶馆的老板也是第一次见。那人还找了树枝捞帽子。我男友说:要是他他就赶紧走了。是呀,所以我们也赶紧走拉,我可不想看见有人落水。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