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恐怖故事集 >

恐怖故事集也有算不准的账

2018-08-21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房里有“”“凶宅”村里人口口相传,人人恐惧!

房子的主人叫高天云,才住进来俩多月,一家子包括佣人就都得了怪病,一死三残,还有那只看家的也死了!

高天云原本不是村里人,住在城里,他是一家上市公司高管,他看这个地方山是清的,水是绿的,空气是洁净的,天空是湛蓝的,星星是闪亮的。他更看中了离村子2里外的一块2000来平米的荒坡地皮,虽然不大,但是地形好,迎面是水,背面和两侧是山,就是人们说的那种背山面水的风水宝地。因为不是可耕地,在他答应给村里修条两千多米的路后,便拿下了使用权,修路他要花20万。

不久后房子就盖好了,是栋二层别墅楼,400多平米。房盖成后,又拉了个院子,把2000平米都圈了起来,除掉野草,种上花草,漂亮的令村里人“啧啧”称羡,高天云更是越看越喜欢。因为他金钱、美妻、儿子,名望等,什么都不缺了,就缺蓝天、碧水、新鲜空气下的一处宅子。

高天云盖这处宅子,有两个心愿,一是避开雾霾,退下来后有个干净的地方安度晚年;二是他还算个孝子,想把父母也接到身边,尽尽孝。他父母还住在老家的农村,那个地方有很多小化工,小冶炼,污染也很严重,他每次回家都会听到父亲在骂:“妈的,喘气都难受!”为了自己和老婆,为了父母,他才寻了这个地方,盖了这处宅子。

别墅建成后,原想上让老家的父母过来住,可是父亲不来,说快死的人了,不愿意把骨头扔到外边,父亲不来母亲自然也不来。他和老婆一时半会也过不来,只得先找了个人给看着,等适当的时间再过来住。

等了两年,高天云做通了父亲的工作,也是老家那地方污染越来越严重了,父亲才改了主意,说:“哪儿的黄土不埋人啊”唉,过来一看,这地方山青水绿的还挺喜欢。

高云天当初盖这套房子,不只是环境好,还算出了它会增值。他的全部投资花了100来万,才过了两年,就增值到200多万,翻倍了。但他并没有看上这个小钱儿,他是为自己算账精准而自豪。

高天云把父母接过来了,但他自己还不能过来,几百万的年薪还不能放弃,老婆更不来,一是老婆不大喜欢山沟,二是要照顾读书的儿子,三是自己还在工作。

父母住进来后,为了安全和生活,高天云给父母雇了保姆保安,还养了只看家的大的狗。父亲和母亲都反对雇请保安保姆,说自己能照料自己,用不着。开始相互坚持,最后各退了一步,做了个妥协,保安走了,保姆留下。高天云给父母雇保安,其实也不是担心有什么被偷的,因为他并没有把自己的钱财放到这里,房子再好,也是偷不走的,主要是给父母解决吃水问题。别墅里没有自来水,吃水要到河里去担,来回好几百米。村里也没有供水系统,总不能自己花钱建套供水系统吧,那要一大笔费用,只能先担水吃。父亲说用不着,自己就能担。高天云看看父亲,虽然75岁高龄了,可身子还很硬朗,一袋50斤的米,一手抡起来就走,自己提着都吃力。恭敬不如从命,再说劳动还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对身体有益,就依了父亲。

这地方环境好,可是还有不方便的地方,主要是生活上,吃粮还好说,买一次就能吃些天,吃菜就不行了,得跑好远的路去买,为此他专门给保姆买了辆电动三轮车。

父亲种了一辈子地,看到院子挺大,种了些花草,虽然挺好看,有啥用,不如种点有用的,就拔掉了一些花草,种上了蔬菜。种菜要浇水,用水多,跑几百米去担显然不行,父亲就在院子里打了一眼真空井。井里的水很清澈,不光浇菜地,连生活用水也不需到几百米外的河里去担了,给家里带来了不少方便,大家都很高兴,高天云看到也没反对,还赞成,自己种的菜吃着放心。

因为父母,高天云隔三差五地要过来一趟,吃顿饭,住上个一天半夜的,陪陪父母。

地上的菜苗绿油油的,很喜人,再过一段时间就能吃上自己种的菜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怪异恐怖的事出现了,先是养的那只狗死了,接着父亲病了,保姆病了,母亲也跟着病了,高天云也觉得身子很不爽,住别墅里的人都病了,高天云赶紧打电话叫来了120,一家人都进了医院

就这么着,高天云的别墅里有“鬼”“凶宅”的传言出来了。因为有村里人证实,在高天云盖别墅时,他们挖出十来具白骨,告诉了高天云,可是高天云根本没当回事。他原来在一家房地产公司里干过,挖地基时挖出来的白骨多了,有什么呀,所以一笑了之。

再说病人,症状基本一样,就是身子没劲儿,嗓子疼,恶心,有时呕吐,再是皮肤长红斑,起水泡,水泡破了还流脓打水,不愈合等等。高天云还没到这个程度,只是身子发软,腿没劲儿,嗓子有些不舒服,痒,咳嗽,若不然,他自己就开车送父母去医院了。一家人几乎同时得了同样的病,是有点遇鬼的味道,不过高天云不相信。

会诊的结果,惊的高天云汗毛倒竖,半天才回过神来儿来。他不信有鬼,可这比鬼还可怕!

芥、芥子气?!

高天云大瞪着眼睛重复医生的话。

“是,你们是芥子气中毒。”医生点头说。

“有、有人给、给我家投芥子气?!”高天云又惊问。

医生没肯定也否定,因为有两种情况,一是有人投放,一是原地存在。不管那种情况,医院一方面对包括高天云在内的全部中毒人员进行抢救治疗,一方面报告给了有关部门。

这下子高天云怕了,怕也没用,抢救的结果是,父亲中毒太深,丢了命;母亲和保姆虽然保住了命,可都留下了皮炎、呼吸道损伤、肺气肿、角膜炎等一大堆严重的后遗症;高天云也没幸免,嗓子和支气管也留下了故障。老婆和儿子也沾了边,因为老人住过来后,利用小长假他们来过一次,住了一个晚上,吃了两顿饭,还好,没有明显的体症,算是万幸了。

防化部门接到了报告,立刻组成专门小组,进了高天云的别墅,从室内到室外全面进行检测,从蔬菜花草上,地面上以及餐具浴具衣物上,水缸的水里等,都检测到了有毒物质,排除了投毒,投毒不会这么广泛。从水缸里还确定了就是芥子气,因为有斑斑点点的油状漂浮物,还有股葱蒜气味。从水缸找到水井,抽上来一看,果然有带味的油状漂浮物,应该是源头。

井水里的芥子气来之地下,说明了毒源就在地下。检测人员确定了一个方案,开始在真空井旁边挖掘,越挖越深,当挖到地下两米深的时候,惊人地一幕出现了,近百枚被严重锈蚀的炮弹,横七竖八地躺着里面,散发出一股葱蒜气味儿,全是芥子气毒弹。而高家的真空井正好从毒弹中间穿过,因为毒弹锈蚀严重,钻头一碰就破了,毒液泄流出来,又渗进了土壤和水里,并被抽到地面,高家人喝的用的都是含有芥子气的水,岂有不中毒之理。只是量小,中毒体征显现的时间拉长了。而父亲整天跟水井菜园在一起,中毒最深,丢了性命。那只看家的狗,不光喝井水,还黑白趴在井边,所以死的最早。

检测人员清理完了毒气炮弹,做了专业封存处理,还把上下左右几米内的污染土壤包装,运到无人去的地方,做了专业处理。此外,还对整个院子进行了挖找,没有再挖到毒气弹,但是又挖出了几十具白骨,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有孕妇。这些人都是二战时期被日本鬼子杀害掩埋的,都是中国的老百姓。毒气弹是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时,偷偷埋掉的。

虽然毒气弹和白骨都被清走了,可高天云的别墅成了废弃物,他不敢再住,更没有人来住,甚至没有人敢靠近。一个夏天后,满院就都是一人多高的荒草了,就像聊斋里写的那些荒冢野庙一样,更令人恐惧。

高云天的人生账,一直算的很准,所以有了钱,有了美妻,有了名望。原本想再找个干净的地方,享受蓝天,享受净水,享受花香,让自己和家人延年益寿,一辈子都爽,没想到这笔账没算准。

60多年前,鬼子杀了他的爷爷,烧掉了他家的房子,60多年后的现在,一家人再遭鬼子屠戮!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