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镜子鬼故事 >

老宅子

2018-05-04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下班了,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出租屋里。一进门,就看见地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一个牛皮纸的信封。
    这一看就是有人在我不在家的时候,从门底下的缝隙塞进来的,我弯腰捡起来,嘴里嘟囔着“是谁会用这种方式给我写信呢?”信封上一个字都没有。
    我疑惑的打开信,纸上简单的用毛笔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大字:速回处理二爷老宅子。
    我来自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由于父母早逝,我是由我父亲的一个远房的亲戚二爷抚养成人的。
    二爷一生没有娶妻,一直把我当亲生的儿子一样抚养。后来,我长大后就早早的来到城里打工,只是偶尔的回去看看二爷。
    三年前的一天,村子里的人捎信过来,二爷半夜里突发一场疾病就匆匆的离开了人世。我回到村子里以亲生儿子的身份,为二爷办了一场十分场面的葬礼,以感谢二爷对我的养育之恩。
    一晃三年过去了,只是在每年清明的时候,我会回去给二爷添添土上上坟,平常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回去了。
    二爷在老屯有一所老房子,是一所很普通的那种茅草房,屋檐低矮,起脊结构。小小的窗户,每每的屋内光线很昏暗。
    自从二爷去世以后,我就再也没走进那所房子内。据说是闹了,而且闹的很是厉害!我不太相信那些东西,所以每每听到别人说起来的时候,我都是一笑了之,不置可否。
    是谁给我写了这样的一封信?想了想,不管怎么样,既然有人送信来了,那自己就应该回去看看才对。
    我又一次的拿起了那封信,突然,我的神经似乎抽动了一下。毛笔字?现在这个时候谁还会用毛笔来写字呢?
    再仔细的看了看这歪歪扭扭的几个字,心里更是猛的以抽搐,这个像小学生的字迹怎么那么像已经故去的二爷写的呢?
    良久,我拍了自己脑门一下“想什么呢?自己吓唬自己,怎么可能是二爷写的呢!”把信纸放进兜里,开始收拾一下准备出门的行李。

    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上了长途客车颠簸了一小天,回到了老屯子里。村子里的人看见我回来了,都呼啦一下子把我围了起来。
    “强子,你回来了,今天怎么不是清明的时候回来了?”我的名字叫李强,乡亲们都喜欢直接叫我强子。
    我笑了笑“额?不是你们给我写了信让我回来的吗?是谁给我写了那封让我回来处理二爷老宅子的信?再有二爷的老宅子怎么了?是村子里要统一占地搬迁吗?”
    面对我一连串的提问,村子里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拿出了那封信给大家看,结果是大家都摇摇头,说根本就没有人给我写过信。正在这时,一个老人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亲热的走过去叫了一声“林叔!”林叔是二爷生前的好友,也是看着我长大的人。林叔接过来我手中的信件一看,一把手拉住我拨开众人回到了他的家里。
    两小间低矮的茅草房,林叔的老伴去世的早,儿女也以成家另过,所以这间老屋子平时只有林叔一个人独自的居住着。
    刚一进屋,林叔神秘的问我是怎样收到这封信的?于是我就把下班以后在屋门口发现这封信的事情详细的对林叔讲述了一遍。
    “这信上的笔迹是你二爷的。”林叔的一句话差点没吓死我。我愣愣的看着林叔“怎么可能?一个过了世的人怎么可能会给我写信?”

    “千真万确!这就是我要把你拉回我家的原因。我和你二叔从小光腚娃娃一起长大,他那两笔字我是不会看错的。”林叔很认真的和我确定这件事情。
    “强子,这几年你很少回来,村子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可能你不太了解。自从你二爷死后不久,你们住过的那间老屋子就开始不断的闹鬼。”把愣愣的我拽到一把残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原来自我二爷死后不到百天的时候,就有人在晚间看见二爷的屋子里有灯光,并且还看见了二爷活生生的在屋子里活动。
    从那以后,偶尔的村民就会发现二爷回到家的踪迹。于是有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想去看个究竟,结果是刚走进二爷的院子里,人就神秘的失踪了,直到现在也没有一点消息。
    村子里的人都传言,二爷变成了鬼回到了村子里,谁要是敢去打扰他的生活,谁就会被二爷吃掉,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就像那几个消失在二爷屋子里的年轻人一样。
    对于村子里的传言,林叔一开始是不太相信的,可是后来几次半夜里起来发现,还真是像村民所说的那样,二爷的屋子里灯光下真的出现了二爷那佝偻的身影。
    林叔也曾几次的想进去看个究竟,无奈每次当走到二爷家的院子里的时候,都会被莫名其妙的一股力量给推了出来。
    林叔陷入了沉思当中“也许是你二爷念在我们朋友一场的份上,不忍心吃我吧?所以每次才会把我推出来,不让我进屋。”
    每次清明回来圆坟的时候,我都听说过我二爷的老屋子闹鬼。我一直都没有在意,我以为那就是老屋子没有人住了,难免会杂草丛生,一派荒凉,才会让人觉得害怕而已。
    如今听了林叔的讲述,我也是迷糊了。死了的人还能回来居住,还能变成一个吃人的鬼?于是我决定,不管这封信是谁给我写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回到老屋去看一看,去揭开这个二爷闹鬼的谜底。
    看着我决心已定,林叔叹了一口气“也好,也只有你能揭开这件事情的真相了。想来那二爷和你情同父子,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林叔简单的给我做了点吃的,吃晚饭我们爷俩个又聊了一会家常。这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下来,我辞别林叔回到了老宅子。

    
    一切都静悄悄的,寂静的乡村偶尔会传来几声叫。几年的时间,老屋子已经是荒草一片,十分的凄凉。
    我拿着手电,拨开齐腰深的荒草,来到了那扇摇摇欲坠的门前。那把我当年走的时候锁在门上的大铜锁还斜挂在那里,虽然锈迹斑斑,但它还在坚守着它的职责。我摇了摇头,感觉到了一股子亲切。
    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那把铜锁。正在我刚要推门的时候,那扇破旧的木门吱嘎嘎的慢慢的从里面向外推开了。
    我大气都不敢喘,一动也不动的看着黑漆漆的屋里。没有一点点声音,我炸着胆子轻轻的问了一句“是二爷吗?强子回来看你来了!”
    屏住呼吸支楞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屋子里的动静,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我摸索着走进屋里,凭借着微弱的月光找到了灯绳的位置。
    一拉灯绳,灯没有亮。都没有人居住这么久了,怎么还会有电供应呢?我自嘲的摇了摇头。
    从兜里摸出打火机,翻开一个抽屉,找出了几根蜡烛。烛火照亮了整间屋子,屋子里满是灰尘,根本就没有人活动过的迹象。
    看来一切都是村民们造谣生事,屋子里一切照旧,二爷他根本就没有回来过,屋子里又没有电供应,又怎么会出现灯光下的二爷呢?
    看了看也没什么,想着天黑不得眼,不如先回到林叔那里去住一宿,等明天白天了再回来把屋子好好的打扫一同。
    就在我刚要迈步向出走的时候,屋子里的灯刷的一下子全都亮了。我被突然的变故吓得一蹦,差点跌倒在地上“怎么回事?刚才我开灯还没有电呢?”
    接着我听到了轻轻的脚步声,地面上出现了一排整齐的脚印。我大叫一声,转身夺门就想跑出去。
    “强子!”一个苍老的自己在熟悉不过的声音响了起来。“二爷?”我霎时站住了身形,转回身惊愕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屋子。
    淡淡的一个影响出现在我的面前,慢慢的变浓,变浓,抚养我长大的二爷真的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二爷!”看见二爷那满是皱纹的慈爱的脸,我一时竟然忘记了二爷已经过世了的事实,猛的奔着二爷扑了过去,想扑进二爷那久违的怀抱。
    我凭空的差点扑个跟头,二爷的身体也被我冲得七歪八扭,飘散在空中。“二爷?”我看着那又开始慢慢聚拢,重新汇成二爷摸样的烟雾,无奈的呆立在那里,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强子,这个是我的魂,所以是虚幻的。我把你找回来是为了让你把这个老宅子赶紧烧掉,不能再留着了。”二爷咳咳了两声似乎很是虚弱。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把老屋子烧掉?这个可是您居住了一辈子的地方啊!也是您给我留下的念想。”我十分的不解二爷为什么要我把屋子烧掉。
    “强子你听我说,我的时间不多了,我的魂上就要散去了。我死了以后,由于埋葬的时辰不对,犯了冲煞。”
    “致使我的魂和魄分离,我的魂是善良的,记得生前的一切。而我的魄是邪恶的,他每日里游荡在这间老宅子里不肯离去。”
    “你可知道,只要是接近这所老宅子的人都会被他无情的吞噬掉。他已经吞噬了几个人了,所以我不能再让他在这里为非作歹了。”
    “以前是我的魂没有成形,我无法来给你和乡亲们报信。如今我才可以把自己聚集成生前的样子,我给你写了信,就是希望你回来把这一切事情都处理好。”

    “我的时间不多了,一会我的身体就会散去,你赶紧的趁着我的魄现在暂时被我压制住的时候,赶紧的把屋子烧掉。”随着时间的过去,二爷的身体在一点点的变淡。
    我大声的喊着:“不,二爷,我不让你走!我不要烧我们的老房子。”二爷的脸有些扭曲,似乎很痛苦的样子,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开始颤抖了“快!快烧掉屋子,再不烧就来不及了。快!他要出来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看着二爷渐渐变淡要消失的身体,眼泪十分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正在这时,又一个二爷凭空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高兴的上前叫了一声:“二爷,您又回来了?太好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二爷一脸的邪恶像,嘿嘿干笑着看着我,舌头伸出多长,舔舐着嘴角。看那架势就像我是他面前的一顿美餐一样。
    我猛地醒悟过来,这个应该就是二爷口中所说的二爷的魄。我暗叫一声“不好!”伸手把我刚才进屋子的时候点着的蜡烛拿起来扔在了床上。
    只见眼前的这个二爷,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那张嘴真的好大好大,眼看着越张越大,二爷的整个身躯仿佛就只剩下那张嘴了。我知道他这是要把我也吞噬掉当点心,我就感觉腿肚子转筋,冷汗就冒了出来。
    情急当中,我想起来了手里还握着打火机。我迅速的打着打火机冲着那张还在无限扩大的最里面就扔了进去。
    那张嘴似乎很怕火,嚎叫一声瞬间嘴巴开始变小,退到一旁。趁着这个空挡,我拿起一根正在燃烧的蜡烛开始了在屋子里放火。所有能点着的东西都被我点燃了,屋子里顿时一片火海。
    刚跑到门口的我感觉到了一股好大的吸力,我回头一看,二爷正长着大嘴想把我吸进他肚子里。
    我死命的用手扳着门框,死命的抵抗着这股吸力。慢慢的我感觉到了力气用尽,慢慢的松开了手,身体在很快的向那张大嘴靠近。我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完了,今天死在这里了。
    “强子!”连惊带烟呛已经处于半昏迷的我,就听见有人在叫我,同时感觉到身体猛地被人给从已经着火了的屋门给扔了出来。
    我摔在地上,满眼的都是熊熊的大火。我慢慢的站起身,踉踉跄跄的走出满是荒草的院子。
    火光里我看见两个长相一样的二爷在火海里缠斗着,慢慢的消失不见…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