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灵异事件 >

天蛾人背后的故事及其真相

2018-07-0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天蛾人电影相信不少感兴趣的同学肯定都看过吧,今天我们说的不仅仅是天蛾人的真实性,说的是关于天蛾人背后的一些故事。

       天蛾人的传说


  1966年11月12日,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的一个小镇(实际上是市,但按中文习惯还是称为镇吧,原因后面告诉你)波因特普莱森特(Point Pleasant,因为名字太长,下文简称波镇),有这么哥五个人,他们从事殡葬业——说白了就是挖坑的,在一个黑漆漆的晚上,伴随着一盏昏暗的油灯,在镇郊的一个墓地勤奋的挖着坑,正挖的高兴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喊了一声:那是什么!?其余的人赶快抬头朝着他指的方向,大家一起看到了一个灰色的影子快速向他们接近,并“呼”的一下从他们几个头顶上略过,因为光线太暗,实在看不清楚,但这五个人里有人说那个物体看起来,很像是个长了翅膀的人,至于对其形体和体积的具体描述,在这份目击档案中没有被提及。

  

 

  俄亥俄河畔的波因特普莱森特鸟瞰图

  

  

 

  波镇在西弗吉尼亚州位置

  

  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份“天蛾人”(Mothman)的目击记录,在此之前,并没有“天蛾人”这个名词,事实上,在这份记录出现之后,也没有这么个名字,因为这哥五个根本描述不出来任何形体特征,说“天蛾人”不如说是大蝙蝠更贴切一些。

  波镇在当时有约6000位居民,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它被称为镇更加合适。在这样小的小镇上生活,安静平淡,和所有类似的镇一样,这五位掘墓人的故事,迅速在镇里传播,深受当地年轻人的喜爱。

  这件事情过了三天,也就是在11月15日的时候,有两对年轻夫妇夜里出去嗨。当时波镇边上有一个山清水秀,唱起歌剧来也不奇怪的地方,叫做麦科里提克自然野生保护公园(McClintic Wildlife Management Area),这公园占地面积1479公顷,四周啥都没有,非常空旷,所以二战的时候美军就在这里建了一个爆炸物生产储存基地,二战之后恢复了野生公园,但遗留了一些爆炸物,所以当地人就叫这里“TNT屯”。

  这两对年轻夫妇在之前都听说过五个掘墓人的故事,但年轻人,富有冒险精神,于是这四个人就开着车朝着“TNT屯”去了,但刚走到屯外围,突然他们在车前发现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白色人形生物,车灯照在那个生物上,恍然间能看到这个生物有一双鲜红的眼睛,就在车灯的照射下瞪着他们,因为事发突然,他们几个被吓呆了,迅速停车,可这个白色人形生物也同时被他们吓住了,立刻展开了“十英尺大的翅膀”,扑棱扑棱的飞走了,它飞起来就像个扑棱蛾子。

  这四位被吓呆的男女,一言不发,迅速掉头,朝着警察局就去了。到了警局,和值班警员七嘴八舌的说了他们的目击,目击证词就是上面记载的这一段,这是第一份说是“人形生物”的目击证词,他们还嫌不够热闹,通知了媒体,于是媒体纷纷冲到警局询问,想把这件事往地摊文学上引导一把,但警察西方哪个媒体没见过?当年和那个谁谈笑风生,比这些本地媒体高到不知道哪去了!所以警局根本没搭理这些记者,但因为无法分辨这个证词的真假,况且在波镇已经出现了两次未知人形生物的目击记录,所以还是决定在第二天组织志愿者对该地区进行搜索。

  媒体还很着急地给这个生物起了个名字“蛾子人”,也就是“天蛾人”。

  之后,一堆志愿者就没日没夜的在“TNT屯”寻找这已经出现过两次的“天蛾人”。找了没几天,就有了消息。有两位消防队员在“TNT屯”里找到了一只很大的鸟,灰白色的,脖子特别长,远看确实像个人,展开翅膀虽然没有十英尺那么大,但也非常大,于是就上报了当时负责这次志愿者搜索行动的石匠县(Mason County )警局,警长乔治·约翰逊(George Johnson)随后宣布,这个生物是一只体型较平常大一些的苍鹭,因为“TNT屯”是个野生动物保护区,所以有不少苍鹭聚集。

  不过媒体还是不依不饶,说苍鹭眼睛也不是红的啊!

  而且还有一位承包商志愿者尼维尔·帕特雷治(Newell Partridge )也告诉警长,说他也在晚上搜索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生物,和描述很像,但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高,和一条的高度差不多,最重要的是,眼睛也是鲜红的。

  这下媒体更兴奋了,纷纷去质问警长,说你看大家都说那生物眼睛是红的,但苍鹭眼睛是黄褐色的,所以你们肯定是搞错了。

  警长很忙,懒得搭理媒体了,这件事就由县警局出面,去找了西弗吉尼亚大学(West Virginia University )生物学教授罗伯特·史密斯博士(Dr. Robert L. Smith),史密斯博士听完了描述,跑到现场去勘察,最后说警长的判断没有错,就是鸟,但不是苍鹭,而是沙丘鹤。

  这个沙丘鹤主要生活在北美和西伯利亚,属于大型鸟类,随随便便身高就能超过1米,翼展可以达到60公分,也就是说,一直成年的沙丘鹤如果伸长了脖子展开翅膀在你面前扑棱几下,你眼前看到的这个东西高度可能超过1米2,宽度可能超过1米5,虽然离“十英尺”(约3米)还有一定距离,但在远距离的黑天,加上惊吓,普通人很难精确描述。

  关键是,在灯光直射时,沙丘鹤的眼睛因为反光,就会变成两个红点,而且这个季节正是沙丘鹤迁徙之时,“TNT屯”刚好在沙丘鹤迁徙路线上,是个传统的落脚点。

  专家出来说明了情况,证据确凿,掷地有声,于是,媒体、当地居民都没了激情,敢情激动了半天,就是个高兴了个鸟。

  这件事情也就没了下文,警方结了这个鸟案,大家该干嘛干嘛去了。

  结果就当大家快要忘了这件事的时候,戏剧性的转变出现了。

  要说波镇真的是个啥也没有的小镇,但地理位置有点特殊,他在俄亥俄河边上,跨过俄亥俄河,就到了俄亥俄州的加里波利斯(Gallipolis),所以镇里当时最著名的景点就是横跨在俄亥俄河上的“银桥”(Silver Bridge)了。“银桥”是一座链接俄亥俄州和西弗吉尼亚州的铁索桥,建于1928年,通体银色,故得名“银桥”。

  

 

  1928年“银桥”落成照

  1967年12月5日这天的晚高峰,很多车辆堵在了“银桥”上,大家都在焦急的等着通过“银桥”回到对岸的家,突然,银桥上的一根铁柱发生变形后断裂,导致整个“银桥”坍塌,上面停止的车辆都跟着“银桥”一起,落入了俄亥俄河里。这一次灾难性的事故造成了46人死亡,2人失踪,波镇瞬间又称为了全美媒体关注的焦点。

  

 

  “银桥”坍塌后照片

  当然设计单位给出了详细的事故原因:这座长681米的铁索桥有一个设计缺陷,就是高强度,但没有留下足够的冗余。桥位于交通繁忙的美国第35号公路上,又是链接两州的必经之路,所以来往的运输车辆非常的频繁。以当时普通卡车平均9吨、加长卡车平均27吨的重量,这座桥每周5天不间断地承受高强度负荷,而钢索和铁柱之间的冗余空间预留不够,直接导致了金属疲劳,造成了坍塌,通过事后对残骸的分析计算,这个冗余空间仅仅少了2.5毫米。

  上面的解释太过复杂,对于媒体和老百姓来说,就是一句话:一个长681米的铁索桥,因为2.5毫米的缺陷坍塌了。

  这样,大家就都惊讶了。

  大家就在问,是什么造成了这2.5毫米的缺陷啊?

  这个镇的新闻太少了,这时候,就有媒体把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天蛾人”倒腾出来了。

  然后,热闹了。

  有人声称在桥塌的时候,看到了“天蛾人”在桥珠子上出现过,就是铁索断裂的那个位置。

  还有人信誓旦旦的拿出来了照片,虽然后来证明那是个电视节目里的镜头,但至今仍然被人拿出来当做“天蛾人”存在的证据。

  

 

  天蛾人在“银桥”上

  电视里开始广泛讨论发生在这个小镇上相隔一年的两件事的联系,有专家相信,这里曾经是二战时候的弹药工厂,但实际上那是为了蒙蔽大众的生化武器工厂,“天蛾人”实际上是失败的人体试验作品。更有甚者说这根本就是罗斯维尔事件中,被美国政府捡到的外星人,并没有保管在“51区”,而是秘密的在这里治疗,康复后外星人逃跑,被人目击。

  等等等等。

  说什么的都有,反正这个小镇实在太小了,这么小个地方,竟然在一年上了两次新闻。

  老百姓喜欢这个调调,媒体更喜欢这个调调,关于“天蛾人”的读物、专栏、专访、研究出版物爆炸一样涌向了市场,这也引来了一个当时美国著名的“UFO学家”嘉里·贝克尔(Gray Barker ),他来到这个地方收集整理了大量的目击证词,然后在1970年写在了他的专栏里,他相信“天蛾人”是外太空生物,跑到地球上来捣乱的,他的观点引起了轰动,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

  1975年,又有一个叫约翰·基尔(John Keel)的记者,同时也是一位UFO专家,借鉴了贝克尔的说法,并系统性的把当时所有针对“天蛾人”的猜测整理成文,出版了一本名叫《天蛾人的凶兆》(The Mothman Prophecies)的书,辅以大量的“目击证词”和“调查报告”,把“天蛾人”和“银桥”的倒塌原因做了细致的整合,得出一个结论:“天蛾人”给“银桥”造成了微小的破坏,造成了“银桥”的倒塌,但美国政府试图用调查报告掩盖真相。

  

 

  《天蛾人的凶兆》1975年英国版封面

  无论在哪,无论在何时,阴谋论总是能成为卖点。

  所以这本《天蛾人的预言》很快就成为了畅销书,基尔也发了,到处宣扬他的“研究结果”。一直到了2002年,导演克·培灵顿(Mark Pellington)买走了这个剧本,拍了一个同名电影,虽然不怎么火,但“天蛾人”的信徒都视为珍宝。

  

 

  天蛾人的凶兆剧照

  两次目击沙丘鹤,一次大桥倒塌,活生生被扯到了一起,弄出了一个“天蛾人”。

  虽然“天蛾人”到底长什么样,波镇的市民没有见过,但“天蛾人”确确实实的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五十年后的今天,“天蛾人”已经成为了一个都市传说,波镇也借着这个都市传说成为了一个热门的旅游目的地。

  本地人虽然也经常会因为“是不是存在’天蛾人‘”而吵架,但所有人都同意“天蛾人”是这个镇的摇钱树。比如在镇主街上,和丈夫一同经营一家106年历史酒店的露丝·芬利(Ruth Finley)就兴奋的坦露过“真的有用,‘天蛾人’使得人们来到这里,住进这家酒店,然后到隔壁的餐厅去用餐”。

  如果你现在沿着主街散步,在主街的一头,你就会发现一个“天蛾人”的雕像,沿着主街继续往前,随便找到一家本地咖啡店,就能喝到“天蛾人星冰乐”(Mothman Frappachino)。对了,镇上还有一家“天蛾人博物馆”(Mothman museum,地址:400 Main St, Point Pleasant, WV 25550),开业于2006年,里面有关于“天蛾人”的所有资料,还有很多珍贵的“现场证据”,成人票价3美金,儿童只要1美金。

  根据博物馆员工杰里米·皮奇福德(Jeremy Pitchford)的说法是:“如果没有天蛾人,那么别人一辈子也不会听说我们这么小的镇”。

  是的,现在的波镇已经变得著名了,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自2002年起的每年9月,搞一个“天蛾人嘉年华”(Mothman Festival),每年都能吸引2000个游客到波镇来,然后大家一起去“TNT屯”里抓天蛾人,每年持续一周,在这一周里,镇上的餐厅都会提供特色的“天蛾人披萨”和“天蛾人派”,并且贩卖只在嘉年华出售的纪念品,而报名地点就在“天蛾人博物馆”。

  天蛾人冰棍

  天蛾人Cosplay

  天蛾人嘉年华

  除了游客,还有络绎不绝从世界各地来到此地的纪录片摄制组们,澳大利亚、日本、加拿大、德国等等,他们住店消费,一来就住好几个月,烧完了经费,满意而归。

  经过了几十年,波镇的人口已经下降到了只有4500人,这么小的镇,“天蛾人”特色旅游搞地有声有色,镇上居民收入水平直线上升,大家都觉得“天蛾人”就像是自己的镇长一样。

  虽然一个活生生的恐怖生物被这帮没心没肺的波镇居民过成了嘉年华和摇钱树,但还是有人在认真研究“天蛾人”的,但研究的可不是“天蛾人”这种生物是不是存在,而是“天蛾人骗局”。

  怀疑论者乔·尼克尔(Joe Nickell)在研究了大量的公共报告和目击报告后,发现了大量作假或认知偏差的报告。比如一个建筑工程队的几名工人曾报告“天蛾人”的目击,但事后证明这次目击只是这几位工人无聊,把手电筒绑在了氦气球上;在其他的案例中,有人把低空飞行的飞机认成了“灰白色的人形会飞生物”,也有人因为夜里把手电筒照在了头鹰上,导致其看到“黑暗处血红的双眼”,而波镇地处野生动物保护区,是造成大量误认的原因。

  民俗学家扬·哈罗德·布鲁万(Jan Harold Brunvand )针对媒体和大众将天蛾人与UFO、超自然现象、以及“军方秘密武器”等联系在一起后,对1966-1967年之间的至少100位目击者进行了调查和访问,他发现这些人所描述的“天蛾人”大多是来源于儿童故事或者大众传媒上已经描绘出的“天蛾人”形象,而真实的细节,都是模棱两可的,被调查者都以各种环境因素为借口不能详细描述。布鲁万发现这些对于“天蛾人”的描述,有不少是来源于早期民间传说中的怪物形象,这说明也可能是真实的某种东西,触发了人们的恐慌。

  虽然直到今天,还有大量的“天蛾人”目击报告,但没有任何一次目击能够提供完整详实的证据,这也让“天蛾人”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都市传说。

  天蛾人真相

  1966年的11月12日,有五个掘墓工人在晚上干活,突然有个东西略过他们的头顶,这几个人被吓了一跳,其中有人说:好像是个人形生物飞了过去。这几个人文化水平比较低,也比较迷信,于是就有人想起了小时候在故事中读到的某种怪物,和大家讲了之后,其他人也都相信,然后大家就一同去报警了,异口同声的说见到了一个“人形生物”;

  这个消息迅速在小镇上传开,小镇上的生活太过无聊,年轻人开始编各种各样的故事,大家相约去找这个怪物,于是在三天后,两对年轻夫妇终于如愿以偿的在野生动物保护公园找到了“翼展约十英尺,眼睛鲜红的白色人形生物”,兴高采烈的去报了警;

  警方因为连续接到报警记录,于是开始调查,最后在专家参与调查后,得出了结论,这只是本地区的大型鸟类,沙丘鹤,此事就此了结;

  可一年后,发生了举国震惊的“银桥”垮塌事件,造成了多人伤亡,因为相距只有一年,所有有些别有用心的媒体又把一年前的时间挖了出来,喜欢看热闹的大众开始跟着掺和,大家齐心协力的又把“天蛾人”给弄了出来,并强行和桥联系在了一起,各种专家也马上蹦了出来开始做各种各样的不可思议分析,在神秘学和阴谋论的包装下,这个故事开始走俏;

  之后的几十年,随着各个传媒的纪录片、书籍、电影的推波助澜,“天蛾人”成了一个神秘的都市传说;

  波镇看到了这个商机,于是开始做起了“天蛾人”的买卖,对这个并不存在的玩意不置可否,暧昧的转着游客们的钱,每天生活过的美滋滋;

  “天蛾人”和波镇居民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直到永远。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