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半夜诡谈8之老宅

2018-04-21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我的妻子已经怀孕五个月了。随着肚子里的变化,她的情绪也开始变得有些紧张压抑。 每天在这深夜都喧嚣吵闹着的城市,我的妻子常常会在梦中惊醒。

  我们家的保姆宋妈提议我让妻子换一个安静的住处,这样才有利于放松她的神经从而也会对胎儿的发育有好的影响。

  宋妈从我一记事起便是我家的保姆,一直待我如亲生儿子一般。我听父亲讲过,宋妈的母亲乃至奶奶都曾是我们家的佣人,虽然我很难想象这是怎么样代代传下来如此和平的主仆关系,但宋妈所想的一定是为了我与妻子着想。

  我记得在郊区外有一处我们家曾经的老宅。以前也去看过,只是觉得附近人烟稀少没有住下的念头,而且也没有人愿意买这栋年龄比自己都大的古宅,看样子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我趁手搬了些宋妈可以用到的家具,找搬家公司帮忙将这些家具托运到了郊区的老宅。 老宅的样式就是古代的木板楼,不过从外观总体看起来还是很美观的,只是没有电晚上会不方便,宋妈顺手买了几根蜡烛。在宅子里面还有一片广阔的空地。空地上还有一口古井,只是已经被石头封死了。 宅子里面还是因为长时间的无人问津而灰尘积了很多。 不到半天,在我和宋妈的共同努力下,终于将一楼打扰的干干净净。 只是通往二楼的唯一的木门不知为何上了锁,我问宋妈是否知道原因,她也只是摇了摇头。 我又硬推了几下,丝毫没有动静,只好作罢。 一楼已经够妻子与宋妈的日常活动了,况且妻子也不能老是上下楼。

  将能用到的家具都搬放好后,我便将妻子接到了老宅。并安慰她安心住下,有事的话就找宋妈。 宋妈已经忙活做起了午饭。 一起吃完了午饭后,留下了对妻子的挂念我离开了老宅,宋妈示意一切有她在,而我还要回到工作岗位上努力工作。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曾经属于我和妻子的双人床上,只希望她能好好的静养,然后再回到我身边,那时我们的二人世界就有了另一个生命的加入……这样想着,模模糊糊的我就睡着了。 就这样过了三天,我对妻子的思念与日俱增。休息日那天,我买了妻子最爱吃的养身汤飞奔去郊外。 当我到达老宅后,妻子在安详的睡觉。比起在市区的房子,妻子终于得到了心灵上的安宁。 宋妈正在打扫空地上的垃圾,见到我示意我不要扰醒妻子。

  我问起这几天妻子的情况如何,宋妈边做饭边说道“还算平稳,只是……” “只是什么?” 宋妈欲言又止“没……慢搀回了宅子。 宋妈收拾好了一切,已经去屋子睡了。 我等妻子入睡后才安稳的在她身边躺下。

  夜,很静。 除了宅子外的树林被风吹的唦唦作响。 意识模糊间,我听见了“啪”的声音。 我睁开了几近闭上的双眼。 这声音像是打碎碟子和碗的声音。

  难道有老鼠?在我疑惑间,我又听到有人在哭泣,好像还夹杂着人的叫骂。 是我太累了么? 我又仔细听了听,确实有人在哭。 而且是在我的头顶,在锁了门的二楼。 我浑身不寒而栗,可能是我白天太累,晚上产生幻觉了。 这样想着,我伸手想抱着妻子安稳入睡。 可我一手捞空了,原来妻子不在床上。 “小月?”我叫了一声,完全没有回应。 妻子这会起来去哪了?怎么也不叫我? 我拿出手电筒,穿着拖走到了客厅。 我四处照了一下,没有发现妻子的身影。 那哭声竟然越来越清晰,我听的头皮发麻,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去想头顶的事情。 我以为妻子到宋妈的屋子里了,可是宋妈也听到了哭声已经走出了屋子。 我让宋妈去后面的空地看看,我去屋子外找找。 这时,后面的空地上传来了一声清楚的“噗嗵” 这是有东西落水的声音。 我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妻子,我跑到那口古井边上发现原本被石头封死的井口竟然自己已经打开了。 我用手电筒往里面照了照,发现里面还有水,可是并没有其他的什么。当我准备转身离开时,我又回头往井里照了一下。 是的,我看到了一张人脸在水里。 那不是我的妻子。 就在我照的一瞬间,那张脸又潜入水底,不再出现。

  宋妈此时在屋子里叫着我的名字。 我顾不得井里那位是谁,又飞奔回了屋子。 发现宋妈站在通往二楼楼梯的地方向上看着,我用手电筒往上照去,果然在被木门阻碍的地方,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那里。

“小月?你在那干嘛?” 我叫了一声,妻子回头,面无表情看了我和宋妈一眼,竟然倒在了楼梯上。

  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看着熟睡的妻子,心中五谷杂陈。 那口井,一夜的时间,已经又变回了被封死的模样。

  宋妈告诉我,那三天里,她每晚听到的都是打碎碗和有人跳井的声音。她每晚也总是发现我的妻子要么不是晕倒在井边,要么就是晕倒在楼梯上。她没敢告诉我,是害怕自己产生了幻觉,只是没想到我也会和她一样的经历与感受。 “宋妈?你还有没有什么亲人也是在这做过佣人?” “有,我的大奶奶还没有过世,今年已经高寿一百零一岁了。她以前17岁就在这里做佣人,一直做到五十一岁才不做。” “那你把她的住址给我,我有点事问她” 拿了宋妈给的地址,我将妻子托给宋妈好好照看,一个人去了宋妈的大奶奶家。

  “有人吗?” 这是间茅草房,附近也没什么人。 “谁啊?” 没想到一百零一的高龄耳朵还这么好用。 “我是宋妈她。。。。干儿子,我是来问您呐,关于郊区那儿有个古宅的事儿。” 大奶奶行动灵活,给我搬了条凳,示意我坐下。 “一看你我就想起我当佣人那会儿伺候的主儿了,想知道那宅子的啥事儿啊?” 我不知从何问起,便想起那口自己打开和闭合的古井“那劳烦您讲讲那口井?”

  大奶奶叹了口气“造孽啊,造孽。 想当初,你们家那口井换了三代主人,在你们家做佣人的也换了不少。虽说是主仆关系,可是那三代主子都是老实巴交,对我们也是客客气气的。到了第四代,出了个黄世仁。不仅贪恋美色,还凶残蛮横。 我呀也得拜神托福那会儿我已经年过半百了,所以才没被他盯上。和我们一起做佣人的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叫颖儿,长的水灵。被主子盯上了,可她心中早已有了别人,宁死不从。 后来,这主子就开始专门刁难她,别的佣人能先享受到的偏偏不给她。后来颖儿端饭菜给他时,他自己把饭菜打翻了,然后告诉我们是颖儿自己摔了饭碗。 最后,找了几个男丁,把她毒打了一顿丢到了院中的井里。并且用石头封死了井口,还找人向我们几个佣人做出威胁,谁也不许说出颖儿的死,要不然下场就和她一样。后来等他死了,佣人也就开始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最后就剩下我还留在那里。”

  我听完后,觉得内心无比惭愧。没想到自己的祖上还会出这么个畜牲。 “那为什么每晚都会听到摔碎碗和落水的声音呢?” 大奶奶看了看天“你不知道吧,人死的时候,如果肉身得不到安葬,那么她的灵魂就会一直停留在死亡的地方。并且会每晚重复经历自己死亡的时刻。” “那岂不是很痛苦?” “那是自然,不过要是有人愿意去救她,她便可以进入轮回道投胎了。你要是真的想帮她,就在她临死的时候,再把她救回来。看来上天有好生之德,祖上犯的错总归还是会有后代来弥补。颖儿终于不用再一个人在那里等待了。”大奶奶掏出一串佛珠,闭起眼睛像是念起了佛经。

  妻子依旧是昏昏沉沉的睡着,宋妈见我回来问我问到什么了,我让她今晚安心照顾好小月,我来摆平一切。

  很快又到了深夜。我点了根蜡烛放在桌子上,等待着颖儿再次回来。 “啪!” 是碗被打碎的声音。 我来了精神,我注视着二楼被紧锁的木门,颖儿开始被主人呵斥的哭了起来。“你不从我?我让你死!”许多人的脚步声从二楼传了下来,哭声就在我的身旁,那么的凄厉与悲惨。我似乎已经看到了颖儿向我求救的眼神。 那一群男人拖着她来到了井口。 我在后面尾随着。 “老爷!你饶了我吧!” “饶了你?下辈子吧!扔下去!” “噗嗵~” 响耳的落水声再次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我的纵身一跃,我也跳入了井中。 跳到水中后,我没有见到颖儿,难道沉下去了? 我潜入水底,看到了已经失去知觉的颖儿慢慢往下沉着。我冲到她身旁紧紧抱着她向水面游去。 浮出水面后,颖儿被水呛的咳嗽了起来,说明她还没生命危险。我兴奋不已,不停的拍打着她的后背促她吐出水。 可这时从井口不停的掉落石头下来,我唯一的念头就是保住颖儿,于是我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任凭石头击打我的后背。可是突然一块石头砸中了我的后脑勺,我意识一松,没有了知觉。

  黑暗中,我听到了颖儿的“谢谢”,也听到了宋妈的呼唤。 再次睁开眼,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你可算醒了。。” “我怎么了?” “我听见落水声就往井边跑,然后就看见你浑身是伤手里还抱着一架骷髅躺在井边。” “那是颖儿……啊” 宋妈笑了笑“放心,已经给她安放好了,不用担心了。”

  自那以后,我的老婆也不再整天心神不宁和神经紧绷,而且还顺风顺水生了个胖丫头,不知是不是颖儿的功劳呢…………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